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玄幻奇幻 >

熔城——巫哲

时间:2020-10-25 01:40标签: 巫哲 熔城
当前被收藏数:133353营养液数:195364文章积分:3,947,908,608《熔城》作者:巫哲文案:去世界尽头。瞄准镜里能清楚地看到广告牌上的字,虽然颜色已经脱落了很多,还

 

当前被收藏数:133353 营养液数:195364 文章积分:3,947,908,608
  《熔城》作者:巫哲
  文案:
  去世界尽头。
  瞄准镜里能清楚地看到广告牌上的字,虽然颜色已经脱落了很多,还是倒着的。
  让主城的阳光在每个清晨叫醒你。
  是个楼盘广告。
  从连川第一次路过这里,广告牌就已经以这样的姿势存在了不知道多久了,像是在证明,阳光在每个清晨叫醒你,只是个正在坍塌的梦境。
  主城早就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和物资容纳更多的人。
  HE。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谷,连川 ┃ 配角:不重要反正海一样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去世界尽头
  立意: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
  作品强推:
  连川在一成不变的系统问候语中醒来,开始了毫无新意的一天——作为主城“清理队”的最强“鬣狗”,为资源日益匮乏的主城清除所有“多余”的人口。而随着主城一年一次的“庆典日”到来,一成不变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主城的非规计划之下是否有着阴谋,狂野不羁的旅行者们又有怎样的秘密,而生活在主城外黑铁荒原上的“蝙蝠”们也在虎视眈眈……
  作者文笔流畅,以一惯轻松幽默的风格,充满画面感的细致描写,立体鲜明的一众角色,紧张悬疑之间不经意的逗笑,在读者面前慢慢展开一个看似轶序井然实则充满危险的世界。
 
 
第1章 
  “新的一天欢迎你。”
  睡眠仓的门打开时,连川听到了熟悉的系统问候语。
  他打了个呵欠。
  这声音跟他记忆里第一次听到时没有任何区别,不变的女声,不变的音调,不变的语速。
  连川走出睡眠仓的时候一直在琢磨这一句问候语作为一句问候语的意义。
  永远不变的清晨。
  醒过来,听到声音,舱门打开,迈左脚。
  真的是新的一天吗?不是前面那一天?或者是很多天之后的某一天?
  不过他的思考没什么意义,每一天和每一天,也未必有什么区别,每天都是今天。
  唯一能够用作判断的,只有他不定时会裂开一样的头疼。
  睡下时头疼了一天。
  醒来没有头疼。
  所以这是新的一天。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表面上的数字是绿色的0。
  今天休息。
  他从早餐盒里拿出了两个方块,一个白色的,一个棕色的,透明包装上印着字母,告诉他白色的是鸡蛋,棕色的是牛肉。
  的确是新的一天,上一顿早餐是绿色和白色。
  不过他没吃,看颜色就没胃口。
  桌上的通话器传来了短暂的杂音。
  连川拿起通话器的同时,听到了李梁的声音。
  “第一中心学校,”李梁的声音里带着喘,“马上过来。”
  “冗余?”连川转身打开了衣橱,但问出口的时候就知道肯定不是,只是清理冗余人口根本不需要正在休息的队员归队。
  “可能是突变能力,但是无法剥离,”李梁说,“已经堵在了……”
  通话器里传来队长雷豫的声音:“退开!”
  接着是一阵爆裂的声响。
  李梁趴在地上,耳朵被震得什么也听不见,只有不间断的嗡鸣,眼前全是烟尘,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裹在烟尘里的黑色碎片。
  不知道哪个队员的残片。
  他咳嗽了几声,往四周看过去,想找到其他队员。
  “学生都疏散了。”
  李梁终于听见了通话器里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队长的声音:“分散队伍,压过去,三四组从楼后包过来,把他逼到楼外空地上!”
  “不等连川到吗?”李梁起身,靠到旁边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块铁板后,往前方的楼里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影。
  “四个组在这里!还差一个连川吗!”一个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不耐烦和怒火,“连川是救世主吗!你要是对自己和并肩作战的人都这么没信心,还干个屁!”
  李梁没再出声,前面组员开始移动时,他间隔了几米,往左前方向大楼的方向压了过去。
  “眼睛盯好,”雷豫压低声音,“他攻击的时候会先有红光。”
  红光出现的时间很短,别说现在他们并不知道目标的具体位置,就算是知道,红光那一闪,也短到一般队员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要攻击范围内有人,就是死。
  但他还是得让包围圈收紧,旁边就是学校,还有一个医院。
  在连川过来之前,必须把目标控制住。
  唯一能在红光和攻击之间做出反应的只有连川,这一点每一个人都清楚,包括满腔怒火的龙彪。
  “我还有两条街到,”通话器里传来连川的声音,“目标?”
  雷豫盯着大楼,看不到任何动静,四周也静得吓人,所有的队员都在掩体后待命。
  “是个老师,”李梁用私密频道简短介绍,把坐标发给了他,“上课的时候突然开始说……关于时间,有没有开始,有没有结束……很怪的一些内容。”
  那边连川没有出声。
  “我们收到疑似判断的命令,过来回收,”李梁说,“他突然攻击。”
  “方式?”连川问。
  “爆炸,”雷豫说,“看不清轨迹,但是调装备来不及了,你必须做到一击致命。”
  “明白。”连川说完没了声音。
  雷豫想再确定一下他的位置时,楼里一道红光闪过。
  几米远的位置顿时一片烟尘,然后巨大的爆裂声响才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紧接着的是一块黑色碎片从他眼前划过。
  这是刚被击中的队员。
  今天才第一次执行回收任务的新队员。
  确切地说,是他的碎片。
  他的脸。
  雷豫甚至还能看到他脸上有些茫然的表情。
  这次攻击过后,一个黑影从三层最右的窗口一闪而过。
  “他要出来!”雷豫吼了一声,从掩体后伸出胳膊,装备在外骨骼上的枪在同一时间准确地击中了那个窗口。
  “跟着我!”龙彪往楼前冲了过去,伏低身体,暂时藏在了一根断裂的柱子后面。
  柱子没有任何掩护作用,但雷豫没有阻止。
  龙彪短暂地停顿之后,再次起身,飞速地冲进了楼里,三个小组成员跟在他身后也冲了进去。
  “在二楼!”李梁急促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出来。
  目标是怎么从三楼到二楼的,没有人看到,也没有时间再去想,龙彪和他的小组马上就会跟目标直接对上。
  任务说明里,目标是个老师,21岁。
  但眼前的目标看上去比21岁要小得多,更像是个少年。
  尽管如此,他也并没有一丝犹豫地抬起了手,胳膊上的武器发出了暗蓝色的光芒,像细小的闪电。
  目标就是目标,无论年龄,无论身份,任务就是任务,必须完成。
  但他看到了红光。
  还有一道在红光中划过的细长黑影。
  他知道自己应该没有机会再碰到自己武器上的发射装置了。
  也知道自己不会死。
  一声巨响从他左边传来,震碎的石块裹着浓灰带着气浪扑向他,他被震得横向飞出去了一米多的距离。
  但他没有受伤,目标的攻击偏了。
  那道黑影把目标撞到了几米之外,落地之前在墙上蹬了一脚,空中转了半圈,落在了目标前方。
  棕红色的皮毛,立起的黑色双耳,修长而强壮的后腿,惊人的跳跃能力……
  这是连川的狞猫。
  目标已经摔倒在了地上,但不等任何人判断出他的攻击形式,红光再次出现。
  接着消失。
  这一次攻击没有能够爆发。
  他的身体已经被击穿。
  贯穿腹部的一个洞,边缘带着黑色的灰烬,随着他的呼吸轻轻起伏。
  唯一能够在这样的速度里抢到先机进攻的人只有连川。
  龙彪抹了抹脸,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组员,没有人受伤。
  “目标失去攻击能力。”连川低头看着脚边已经不动了的这个人。
  “回收。”通话器里响起雷豫的声音。
  连川取下背着的回收器,这个像个小炮筒一样的东西,熟悉得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筒身从他掌心里滑过,对准了地上的目标。
  “我不想消失。”目标看着他,脸上没有受伤后的痛苦,平静得出奇。
  连川没有说话,按下了回收按钮。
  地上的身体立刻开始扭曲,裂开,化成小块的黑色碎片,就像之前被炸死的队员一样,碎片旋转着,像是起了风。
  最后被全数吸入回收口。
  任务结束,但所有的人都有些郁闷。
  这种本该一个组就能轻而易举完成的普通回收任务竟然动用了四个组损失了三名队员,实在是有些意外。
  剩下的队员正在清理现场,所有的痕迹都会被消除,无论是目标留下的,还是队员留下的。
  雷豫亲自回收了死去的三名队员的残片,走到了连川面前:“吃早餐了没?”
  “没。”连川说。
  “跟我去总部吃吧,”雷豫看了一眼手表,显示屏上几行小字一闪而过,“然后去一趟城务厅,管理员想在这周见你,没有限定具体时间,就今天吧。”
  “嗯。”连川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狞猫跃上了围栏,接着又跳上了路边的屋顶,消失在一个烟囱后面。
  雷豫看了看屋顶:“猫吃早餐了吗?”
  “这不是猫。”连川回头扫了他一眼。
  “老大吃早餐了吗?”雷豫又问。
  “不知道,”连川说,“吃了吧,晚上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快到这里的时候才碰到它的。”
  “比我们自在啊。”雷豫在警戒线边缘的车旁停下,拉开了车门,又看了看其余的队员,“一二组执行原定清理任务,三四组以学校为中心,辐射五公里街区巡逻,发现异常先报再行动。”
  连川跟着雷豫上了车,自动驾驶目的地设置的是内防大楼,清理队的总部所在地。
  虽然是总部,他却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去了,清理队有自己的基地,频繁出入总部的只有队长雷豫。
  “什么时候回来吃饭?”雷豫问。
  “饿的时候。”连川看着窗外。
  学校在主城新区,主城最繁华,最有安全感的地区,行人面带微笑,步履轻松。
  但车只需要再往开,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是另一个世界,连川的任务更多是在那里进行。
  每次回到新区的安全地带,他都会觉得有些不适应。
  “春姨想你了。”雷豫说。
  “我也想她。”连川说,春姨是雷豫的太太春三,在连川的记忆里,是跟妈妈差不多的存在。
  “听这语气,不像啊。”雷豫笑了笑。
  “明天下午,”连川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转过头,“我回去吃饭。”
  雷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会儿可能需要你向陈部长说明一下这个目标的具体情况,”从清理队基地出来之后雷豫交待了一句,“你跟目标有直接接触。”
  “嗯。”连川点头。
  “连川。”雷豫看着他。
  连川也转头看着雷豫。
  “有什么你需要先向我汇报的异常吗?”雷豫说。
  连川没说话,沉默地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确定没有。”
  “好。”雷豫点头。
  “只是最简单的攻击,”连川说,“唯一的制胜点就是速度,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连距离都谈不上有多远的,跟……那些不一样。”
  “嗯,”雷豫再次点头,“我不是信不过你。”
  “我知道。”连川说。
  进入内防大楼的时候雷豫停了停,往四周看了看:“猫不能进……”
  “它不是猫。”连川说。
  “它不能进去。”雷豫说。
  “它是真不愿意进去。”连川点头。
  内防大楼一如记忆里的繁忙,进进出出的人一脸严肃,不超过五米距离一个的警卫,给繁忙和严肃又披上了一层紧张。
  但其实除了马上要到来的庆典日,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事发生,紧张压抑是总部的常态,也是连川不喜欢过来的原因之一。
  陈部长的办公室在地下,具体多少层不知道。
  连川无聊的时候试过,但也只能判断出有三道拐弯。
  “就是这些?”陈部长坐在办公桌后,听完了连川的汇报之后问了一句,“跟之前回收失败的……没有关联是吗?除了无法剥离?”
  “凭我个人的经验是这样。”连川说。
  陈部长跟雷豫对了一眼,雷豫没有出声。
  “凭你个人的经验就足够了,”陈部长双手一合,看着连川微微笑了笑,“准备好了见管理员了吗?”

  “随时。”连川回答。
  虽然管理员这个称谓听上去有些随意,就像城务厅和内防大楼一样……但主城的三位管理员,是这个巨大城市运转的核心,除去日常运转,所有的重大决策都由三位管理员共同决定。
  能跟管理员直接对话的人少之又少,对于连川这种只拥有普通清理队员身份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一次。
  但这是连川第二次进入城务厅地下的最深处,去见管理员。
  也许不止两次,说不定曾经有过三次四次,谁知道呢,记忆只是一段不能证明任何内容的画面而已。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