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不按套路出牌 作者:柴鸡蛋

时间:2020-07-03 11:06标签: 荒诞
不按套路出牌的内容简介 本文是我吃饱了撑的的状态下写的,所以慎入!!(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节选: 在一个y-ng光灿烂的下午,陈二嘎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小憩, 这时一阵敲门声着实吓了他一跳,来人是院党委书记杨伟, 二嘎显然不是很欢迎,但又没有办法
 不按套路出牌的内容简介……
 
本文是我吃饱了撑的的状态下写的,所以慎入!!(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节选:
在一个yá-ng光灿烂的下午,陈二嘎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小憩,
这时一阵敲门声着实吓了他一跳,来人是院党委书记杨伟,
二嘎显然不是很欢迎,但又没有办法,自己是新闻系的副书记,
在人家手底下做事,哪有自己甩脸子的机会。
 
不按套路出牌的关键字:不按套路出牌,柴j-i蛋,另类,搞笑,荒诞
 
 
    序言
    在一个yá-ng光灿烂的下午,陈二嘎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小憩,这时一阵敲门声着实吓了他一跳,来人是院党委书记杨伟,二嘎显然不是很欢迎,但又没有办法,自己是新闻系的副书记,在人家手底下做事,哪有自己甩脸子的机会。
    杨伟优雅的走了进来,修长的身材使他一下子就坐到了桌子上,他又用手使劲把大腿盘曲起来搬了上去。他挑了挑眉毛,戏谑的说:“小嘎子,今天我给你带来个好消息。”二嘎讨厌看到他搔首弄姿的样子,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帅的没有天理。
    “不知书记此行所为何事?”二嘎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你们系的正书记要调走了。”
    哦?你是要告诉我我将要当上正书记了!不过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兴趣。”
    “哈哈……”杨伟仰天长啸一番,一改平时优雅形象,露出血盆大口,还不时拍着大腿,看来杨伟终于露出原形了。
    “你笑什么?”二嘎瞪了他一眼,很不愉快。
    “拜托,不要那样勾引我。”杨伟好像对戏弄二嘎很感兴趣。“我想告诉你,我们并没有让你当正书记的意思,不过这个正书记人选你会很感兴趣,他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你的昔r.ì情人:魏—大—炮。
    二嘎听到这三个字如遭雷劈,身子险些倒下,本身没有皱纹的脸一下子长了好几百根,又顽固的纠结在一起,像是一个走了形的的大蒲扇。
    杨伟起初见到他的反应似乎很满意,但后来看到二嘎变化了的脸,胃部似乎有一团东西在翻滚,一次又一次以100公里每小时的冲力向嗓子眼发起进攻,不能,绝对不能在这里吐,杨伟像猴子般仓皇逃窜。
    “大炮,20多年了,你难道真的要把我逼到绝境吗?难道真的是前世欠了你不成?”二嘎如一滩烂泥堆在椅子上,嘴里喃喃的说。脑中浮现了那么多年前当他们还正值花季时的美好时光,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的眼睛微眯,目含ch.un意,唇瓣微启,口水横流。
    
    第一章:唯美邂逅
    
    那一年他们18岁。
    “今天我们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魏大炮,进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张老师温柔地呼唤他。
    当魏大炮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所有的女生几乎眼眶开裂,七窍流血。所有的男生都感觉到了身边浓浓的危险气息,没有人能形容他长得有多么帅,1米85的身高,修长的双腿,唯美的肌r_ou_线条,棱角分明的脸,英挺的鼻子,x_ing感的薄唇,面对大家掌声后微扬了一下嘴角,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我觉的没有这个必要吧,明天估计所有的人都会把我打听的一清二楚。”没有表情的发言却让老师都陶醉了好久。
    第二天一大早,校园里都是魏大炮的议论声,“哎,我听说他爸是开衡yá-ng市第三大煎饼铺子的,他妈是个体,专卖莴笋。”
    “哇,他不就是钻石王老五吗!”“你们听说了吗?魏大炮总去我们衡yá-ng最大的地摊上买内裤,好奢侈啊!”
    这些话魏大炮都听在耳朵里,不过他也没有怎么得意,他看到昨天上课坐在自己旁边的瘦小子走在前面,应该是叫陈二嘎吧,在他的书本子上见到的,他上前去,从他身边潇洒走过,没有打招呼,他是希望陈二嘎能够受宠若惊的叫住他,然而二嘎仿佛一个瞎子一般,继续走着。
    魏大炮被人忽视很不满意,于是存心撞二嘎一下,谁知那弱不禁风的二嘎就一下便被撞飞了起来,后又被打到旁边的一棵树上,反弹了回来,说时迟那时快,魏大炮腾空跃起,手牢牢接住二嘎,然后在巨大的冲力下两人全摔倒在校园的路上,魏大炮压在二嘎身上,手正好按在二嘎的胸口。
    “砰-砰-砰”伴随着快速的心跳声,二嘎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粉红,然后颜色越来越深,变成庸俗的大红,后又变成了紫色,然后整个人的脸上都变成了黑漆漆的,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露出很突兀的黄牙,看在魏大炮的眼里是那么清新和脱俗,魏大炮一下子便失了神。
    “你还好吧?”魏大炮赶忙从他身上爬起,二嘎也赶忙从地上起来。
    魏大炮猛然发现二嘎的胳膊磨破了,血渗透出来。他一下子慌了神,不知为什么心口会有一些隐隐作痛,他激动地使劲攥着二嘎伤口,“没事吧,你没事吧!”
    这一下子二嘎原本很小的口子一下子开裂了,血涌出来,魏大炮怕他感染,便用嘴去吸,他本是很真心的,但他实在受不了这么大口的血的味道,没忍住便又都吐回去了,他不甘心,又吸然后又吐,反复了十几次,他终于习惯了,他发现二嘎的味道是那么甘美,他宛若一个吸血鬼一般贪婪的吸了十分钟,然后二嘎软倒在他怀里,“努力了半天还是感染了”
    魏大炮把二嘎扛在肩上,像抗洪救灾的勇士一样冲向医院,路上他感觉二嘎是那么轻,轻到让他心疼,他来到医院门口就大喊“医生,医生!”
    一名护士跑过来,见到魏大炮脸一下就红了,娇羞的走到他面前,扭捏的说:“我带你去,可你得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知道了,快。”魏大炮已无暇他顾,随便就答应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失血过多导致的贫血,我也没见他有什么伤口啊?”
    “您瞧,这呢”魏大炮指向二嘎的胳膊,“怎么自动愈合了?”魏大炮暗自高兴,这下连缝针都不需要了。
    “哦,是唾液的功能,挺好,你们还挺懂行的,唾液里面有好多营养,长期服用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痛了,一口气能上五楼,不费劲,咯咯……”医生还在自我陶醉着,魏大炮已经抱着二嘎走出去了。
    “哎,你等一下,刚才你答应告诉我电话的…”女孩子追出来。
    “哦,很好记,10086。”
    少女还在失神中,就赶忙记上了,也没多问,对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嘶吼:“我叫刘飞刀,女,21岁,来自大城市衡yá-ng喇叭花村臭水沟子的,至今未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