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驯养 作者:简暄wx

时间:2018-08-19 20:05标签:
《驯养》作者:简暄wx 文案 我包养了一位体育生。 主攻/1v1/作者喜欢道具/应该he/无大虐/或许根本没有虐/ 资深老玩家老司机攻VS纯情色气蠢萌直男体育生受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主攻主受了,雷者慎入。】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强攻强受 高H 按摩?开门见山
《驯养》作者:简暄wx
文案
我包养了一位体育生。
主攻/1v1/作者喜欢道具√/应该he/无大虐/或许根本没有虐/
资深老玩家老司机攻VS纯情色气蠢萌直男体育生受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主攻主受了,雷者慎入。】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强攻强受  高H 
 
 
 
 
按摩?开门见山
 
 
 方岘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翻看着这个房间的熟悉的书,从第一次来这里的书就没有换过,他都快背下来了,他百无聊赖的等着他的服务上门,他看看表,又看看依旧没有动静的门口,“服务员”已经迟到超过五分钟了
 
 这里是一个大家都懂的场所,因为隐蔽和服务素质高,所以许多人都喜欢来这里玩乐,方岘今天刚好路过的时候被老板撞见,老板立马神神秘秘的把他拉到一旁,一脸你懂的样子对方岘说:  
 
 “我和你说啊,最近会所来了一个要赚外快的人,我一看就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这该说的都和他说的了,他为了赚钱呀全答应了唯一要求就是不能留下痕迹……”
 
“哎呀咱俩都认识这么久了,我能骗你吗,怎么样,就今天去看看?……”“放心宰啊不要不了你多少钱!”
  
 
 于是方岘就信了他的邪坐在这里,最开始还期待那人到底什么样,毕竟他和老板相识已久,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他都有数…大概。
 
 方岘又抬头看了一下表,有些急躁的起身,准备打开门看看,结果一开,门口居然站着一个人,走廊的灯光不亮,只能感觉到那个人居然比方岘一米八的身高还高了将近半个头,他退后拉开一段距离,那人好像也被突然开了的门吓了一跳,从门口退到灯光下,这样方岘才看清那个人。
 
 那人的脸确实是方岘喜欢的样子,粗眉毛,眼睛很明亮,嘴唇很薄,看起来很精神也很男人,他上身没有穿衣服,肌r_ou_线条很流畅,方岘差点没忍住上手去摸,下身围了一条白浴巾,里面不知道有没有穿内裤,还是有一点凸起,浴巾只围到大腿,下面是结实的小腿,有一些腿毛,但是不密,不知道是剃过还是天生,光脚站着,脚趾和脚板都很修长,应该穿43码的鞋子,手上还拿着一些欲盖弥彰的按摩的东西。
 
 他看上去有些慌乱,但是还是故作镇定的站好,拿出一张单递给方岘,方岘接过来没看,而是用耐人寻味的眼光又从脚看上脸,不由得在心里感叹:死秃子果然了解我,看着,我就想在这里cao死他了。
 
 方岘招手让他进来,自己则坐会沙发上开始看那张记录他信息的单,内容不多,姓名身高体重之类的常规信息,另一张才是好东西,方岘扫了一遍,念了出来“陆岷是吧,今年20,X大体育系的啊,难怪了,一米八七……”“啊…是”方岘抬头看陆岷发现虽然他极力表现的很轻松,但是依然很局促的站着,他明白这个人果然是被秃子好好“留着的”这句话了。
 
 他抬手示意陆岷坐下,然后把脚放在按摩台上,随手抄起一本书假装看着,然后暗中观察他的表现。
 
 “先生…是…按脚吗”
 
 “对,先按着吧,待会换。” 
 
 “啊…好,明白了”
 
 陆岷其实来的时候都准备好要发生什么,现在这位先生显然是真的让自己给他按摩,他反而松了口气,不用那啥虽然赚的少但是至少自己还……,不过自己真的很需要钱。
  
 方岘见陆岷一时间愣住,然后迅速调整好坐下,把带来的东西放在一旁,在手上抹了点按摩油,用生疏的手法按着,方岘也不催促,一个假装看书实际在等待,另一个假装在按摩实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干什么,气氛一时间凝固。
 
 方岘正有趣的看着陆岷一会皱眉,一会抿嘴,十分纠结的样子,他正笑着忽然陆岷像是出神太过,居然大力一按,方岘一痛,啊的叫了一声,反而把陆岷吓了一跳,他反应过来急忙起身道歉,搞得方岘好不郁闷,他决定等会还是直接开门见山说吧。
 
 方岘明确表示自己不介意后陆岷才坐下继续按摩,只不过方岘换了一只脚,毕竟体育生的力度也不是开玩笑的,就在方岘准备开口的时间,陆岷也下定决定,在方岘前开口说“先、先生,你需要特殊服务吗。”方岘故作惊讶的看着陆岷“这里,还有特殊服务?”还用奇怪的眼光扫了陆岷一下,陆岷一下脸就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方岘受了点调戏的想法,表现出一点兴趣来“这里都有什么特殊服务啊,谁服务啊,你?”
 
 陆岷见方岘有点兴趣,从一旁又拿出一张纸“恩…是我,如果你不满意可以换,这是我的详细表,请你过目”说完居然双手拿着,弯下腰递给方岘,方岘接过表在陆岷看不到的地方发出没有声音的笑声,他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玩的人了。 
 
 他让陆岷接着按摩,自己看起了这一张充满色情的表,和另一张差不多,只不过比它多了许多隐秘的内容,他也依旧念了出来“……x_ing别男,x_ing器长度十五,有包皮,b-o起可翻出,无侧弯,龟*圆滑,敏感度优良,可进行……”念到这里方岘刻意停下来看着陆岷,他低着头看不清了,只不过脖子和耳朵都已经红了,“……龟*责,r-u头有少许体毛,对疼痛有少许身体快感,可夹r-u夹和啃咬,敏感度中……”看到陆岷这么可爱,方岘有点后悔自己念出来,应该让他自己念的嘛,他略过了一些没有敏感度的地方,直接看了ga-ng门,他勾起一边嘴角,坏心的把表还给陆岷“唉,我懒得念了,你自己把ga-ng门那一部分的念出来吧,我听着。”陆岷一听果然抬起头,脸上通红,眼睛全是不敢相信的眼神,他看着方岘,迟迟不肯结过纸,方岘又抖了抖纸张,陆岷有些艰难的说“先,先生,不,不要这样,我…实在做不到……”方岘另一只手托住脸,看似无所谓的说“这样吗,我记得‘服务员’自己念是可以加钱的啊,你不想要这一份钱吗?”加钱自然是方岘乱说的,就秃头那么抠门,怎么可能会加钱,最后不过是方岘自己给钱给陆岷。
 
 陆岷一听果然有些动摇,他盯着那一张纸,慢慢的伸出手,一狠心还是拿了过来,红彤彤的脸丝毫没有缓解,对他来说这一张表同样陌生,毕竟谁有心情去看自己身体的敏感度,他在表上胡乱的找,却不料看到更多自己的信息,就在方岘感觉他的脸都要可以煎蛋都时候,他的目光终于停在了正确的地方,他张开嘴巴又马上闭上,犹豫不决,方岘及时推动“哎呀,都拿过去,还害什么羞,一股气念完不就省事了吗。”陆岷听完,双手用力,自己快速的念出表上令人羞赧的内容“ga-ng门,有少许体毛,颜色微粉红,无使用痕迹,前列腺位置适中,敏感度强。”念完以后陆岷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一样大喘气,方岘原本准备让他再念一次的打算也打消了,他忍不住对着这位一米八七的年轻壮汉说一句“你真可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