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作者:姬朔(十一)

时间:2018-07-16 22:22标签: 轻松 豪门 独宠 宝宝 明星
多了、妈妈,我要了,再没有小时候那个黏糊劲儿。 以前多软糯可爱的一孩子啊,怎么就一年不到,转变这么大呢? 姜锦瘪着嘴问顾寒倾:你说,阿元是不是到青春期了啊! 锦锦,阿元才七岁。顾寒倾再次重复道,看着姜锦的眼神充满了好笑跟无奈,却跟哄孩子似的哄
多了”、“妈妈,我要了”,再没有小时候那个黏糊劲儿。
 
    以前多软糯可爱的一孩子啊,怎么就一年不到,转变这么大呢?
 
    姜锦瘪着嘴问顾寒倾:“你说,阿元是不是到青春期了啊!”
 
    “锦锦,阿元才七岁。”顾寒倾再次重复道,看着姜锦的眼神充满了好笑跟无奈,却跟哄孩子似的哄她,“你也不要担心,孩子只是长大了而已。”
 
 第545章 孩子长大了
 
    在顾寒倾看来,阿元的这些改变都是很正常的。
 
    他以前是一个内心极度缺失的孩子,刚遇上姜锦,庆幸得到又害怕失去,当然对姜锦百般卖萌和讨好,对她也表现得占有欲强,排斥其他人靠近等等。..
 
    但是当阿元的身份找回来,知道姜锦是他的亲生母亲,一家三口恢复了真正的和平和幸福,阿元在这个环境中反而找到了对身份的认可,不再患得患失,这种心灵上的巨大安全感,让他摆脱了过去的y-in晴不定以及封闭自我,变得阳光、自信乃至强大。
 
    虽然他还是不喜欢人际交往,在学校也是独来独往。但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变得越来越好。
 
    所以说,阿元的成长,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是对于姜锦这个当母亲的来说,孩子没有再这么黏着她,不习惯不适应的人反而变成了她,失落感也是应该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你是想要一个女儿。”
 
    顾寒倾低低一笑,伸手就把姜锦抱了起来,惹得姜锦惊呼连连。
 
    他抱着姜锦的腰把她举起来太轻松,姜锦轻而易举便超过了顾寒倾的头顶,只能环住他的脖子害怕摔下去。
 
    但顾寒倾的手臂很稳,别说把她摔下去,连颤抖都不带的。
 
    姜锦很快轻松笑了起来:“你大概说得没错。”
 
    她是真的很想要一个乖巧漂亮的女儿啊!
 
    顾寒倾凑近她耳边低声说“我会努力的”,然后就仰头吻住她,姜锦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又被顾寒倾放在料理台上,继续热烈炙热地接吻。
 
    烧开的锅里咕噜咕噜冒着白色的泡泡,锅盖被掀起又落下掀起又落下,哐当哐当不停。
 
    姜锦从沉迷中推开顾寒倾的肩膀。
 
    “怎么了?”顾寒倾压住紊乱的呼吸,喉结x_ing感地上下滑动。
 
    姜锦见状也不由得吞了口水,感叹男色惑人。但她还是没忘记正事儿,一下子从料理台上跳下去。
 
    等她站稳了,才愁眉苦脸地跟顾寒倾说:“下次别把我放料理台上,屁股凉。”
 
    料理台面,是大理石做的。
 
    理所当然的,很冰,很凉。
 
    顾寒倾没忍住,笑出了声。
 
    姜锦跟看负心汉似的看他:“你还笑?就是你把我放上面的!”
 
    “抱歉锦锦。”顾寒倾赶紧摸着她的头发,轻柔地安慰两句。
 
    姜锦还要不依不饶地控诉他的罪行,被顾寒倾一句水开了,拉开注意力。
 
    两口子在厨房为了晚餐忙活起来,一人主厨,一人打下手,晚餐很快就准备好。
 
    以前姜锦拍戏,为了保持镜头前好看,都会控制清淡饮食,极端的时候还曾经整天啃着蔬菜沙拉过日子。但是最近姜锦不能减肥而是要增肥,所以一日三餐都是以营养丰盛为主,姜锦脸上的r_ou_也越来越多,拍出来反而越好看。
 
    其中有一条清蒸鱼,简单淋了点酱油,鱼r_ou_蒸得酥烂,筷子轻轻一夹就掉,却又因为鱼r_ou_的r_ou_质细腻紧实,而不会散开,可谓是清蒸鱼中的极品。
 
    顾寒倾率先往姜锦碗里夹了一块,才把鱼脑袋分下来给阿元。
 
    阿元皱着眉:“爸爸,我不喜欢吃鱼脑袋。”
 
    “补脑。”顾寒倾淡淡就驳回了儿子的挑食要求。
 
    姜锦做饭还好,会照顾阿元那些古古怪怪的口味。顾寒倾做饭却从不会在意阿元的挑食习惯,反正什么都要吃,什么都必须吃。
 
    阿元知道跟爸爸争辩也是多说无益,瘪瘪小嘴,一点儿一点儿吃起鱼脑袋来。
 
    他不怎么吃鱼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吃。
 
    顾寒倾和姜锦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哪怕让阿元持续笨拙地慢慢学会吃鱼,也没有在一开始就去告诉他该怎么吃。
 
    “有件事差点儿忘了告诉你。”顾寒倾忽然想到。
 
    正在吃鱼r_ou_的姜锦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什么事啊?”
 
    “大哥大嫂离婚了。”
 
    姜锦筷子一顿,鱼r_ou_也从她的筷尖上滑落,摔在碗里。
 
    姜锦瞪圆眼睛,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有些懵,脑子里莫名其妙想起顾筱曾经对她的那些指责。
 
    虽然后来顾筱不再对她充满敌意,虽然于知雅也对她亲口说过道歉,但姜锦还是有些不安的想,该不会是因为她母亲吧。
 
    说实话,姜锦真不喜欢她母亲的安宁,因此被打乱。
 
    “这件事是二姐告诉我的。”
 
    “不是,我是问大哥大嫂怎么离婚的?为什么离婚?”
 
    顾寒倾沉吟片刻:“这就不知道了,我只听二姐说,是大嫂提出来的。但是,现在两人在隐瞒离婚状态,也就是说,在我们面前装成了没有离婚的样子,实际上已经签了离婚协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