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流光印记+番外 作者:南枝

时间:2018-05-16 16:05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文案 季鸿是他家的二胎,父亲怕因超生影响仕途,让季鸿从出生就在外婆家里长大。 曲悠的母亲在季鸿外婆家做保姆,因此,季鸿六岁时认识了两岁的曲悠。 两人的缘分就该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的吧! 本文是一篇养成系。 官二代和家中女佣人小儿子的故事。保证HE。
 文案
 
季鸿是他家的二胎,父亲怕因超生影响仕途,让季鸿从出生就在外婆家里长大。
曲悠的母亲在季鸿外婆家做保姆,因此,季鸿六岁时认识了两岁的曲悠。
两人的缘分就该是从那时候就开始的吧!
 
本文是一篇养成系。
官二代和家中女佣人小儿子的故事。保证HE。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悠,季鸿 ┃ 配角:吴铮
 
 
 
    第一卷 遗落在人间的四月
 
    第1章 缘分
    
    季鸿出生时,正是他父亲仕途的紧要关头。
    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于是,他作为第二胎,而那时候,计划生育又非常严,他的母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当时非常普遍的躲胎一员。
    他的父亲想要一个儿子,现在,老婆怀孕了,他只得让老婆回遥远的娘家去躲胎,而且,等孩子生下来,孩子也没有办法入他家的户籍,甚至没用他家的姓,而是用了季鸿外婆的姓氏,姓季。
    因为他父亲不能让政敌用他违反计划生育多生了一胎来攻击他,季鸿在十几岁之前,从没有回过家,一直和外婆住在一起,他的父母倒是对他分外疼爱的,年年都来他外婆家里看他,不过,他依然和他父母非常生分,和姐姐关系也一般。
    直到他父亲已经爬到了一个别人不能轻易撼动的位置,而季鸿父亲也认为孩子需要在更好的学校学习的时候,季鸿才得以回到父母身边就学,但依然不叫他父母爸爸妈妈,而是叫姨夫和姨,他的身份只是他父母的外甥而已。
    不过,有内部消息的人依然是知道的,季鸿是费书记的儿子,官二代。
    故事要从季鸿六岁时候说起。
    他从小就是个让他外婆省心的孩子,在他外婆心里,季鸿各方面只有好的,没有哪一点不好。
    首先长相好,极其乖巧可爱,走出门,无论哪个叔叔阿姨都得赞一声这个小孩儿“好乖”;而且,他还特别喜欢卖乖,嘴巴甜,讨人欢喜;加上他外婆家里也算是有钱有势,舅舅是县里警察局局长,姨夫是煤厂厂长,等等,一家子人都有能耐。
    即使季鸿跟着外婆,且无父无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的。
    为讨他外婆欢心,遇上的人,无不对他赞不绝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原因,养成了季鸿人前人后的双面x_ing格。
    季鸿在五岁之前,和外婆一起住在舅舅家里,后因为他外婆乖戾的x_ing格和儿媳妇不合,搬出舅舅家,住进了他外婆在县城郊边的大宅子里。
    那是一栋三层楼的老宅子,屋前有一个大池塘,池塘上有曲廊和一个亭子,屋后有一个大花园,花园里的假山是几十年前流行的样式,长满了青苔,假山旁边的黄葛兰树不知已经长了多少年,每年花期,香飘很远,照看这座房屋的老人每年能靠卖这黄葛兰得来不少零花钱。
    这栋宅子是季鸿外公的父亲或者祖父留下来的,留到如今也算很不容易。
    季鸿对这宅子很大的印象就是里面有老鼠,他那时候小,开始还害怕,但告诉外婆,外婆却说没什么好害怕的,还给他讲了几个老鼠成精的荒诞恐怖的故事,季鸿吓得晚上睡不着,之后也许是被吓得多了,反倒惹起了他反抗和暴虐的因子,家里帮佣买了老鼠夹和老鼠药回来,他看到死老鼠不仅不怕了,反而很兴奋,那些老鼠多半是被他用刀子肢解了的,然后扔进院子前面的池塘里去了。
    他乖戾的外婆一向不认为自己x_ing格古怪,当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外孙这样干有问题,她一味沉浸在自己教养了一个很好的外孙的想象里。
    曲悠比季鸿小四岁,第一次被他母亲背到季鸿外婆家的时候,他在母亲背上睡觉。
    他母亲是到季鸿外婆家里当保姆的,儿子还小,还没到两岁,不能放在家里,看曲悠听话又甚少哭闹,就把他背到季鸿外婆家里来了。
    六岁的季鸿从楼上下来,到厨房里找吃的,就看到了睡在通往厨房的房间里凉床上的曲悠。
    曲悠身上搭着母亲用来背他的小背毯,头上还扎着两朵小红花,小脸睡得红通通的,可爱极了。
    季鸿看到,不由得走不动路了。
    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小丫头。
    这是曲悠第一次从季鸿这里感受到的疼痛。
    季鸿走过去用手扯曲悠的头发,把曲悠从酣睡里扯醒了,头上的疼痛让他睁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看着面前穿着背带裤的白白净净的小哥哥,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曲悠看着就比一般小孩儿弱,而且还不好哭,被人逗弄也总是一副反应超级迟钝的模样,家里人无不认为曲悠是个有些弱智的孩子。
    此时也是,他明明被扯痛了,也只是睁着眼看季鸿,没有流眼泪的迹象。
    季鸿看曲悠不哭,有些不满意,就又伸手扯他的脸蛋,曲悠这下痛哭了,流眼泪,但叫声不大。
    季鸿笑着道,“哭大声点,哭大声点。”
    曲悠不理睬他。
    季鸿在那凉床边上转了转,突然脑瓜里转出了很不可思议的想法,他高兴地把曲悠身上盖的小背毯掀开了。
    曲悠怕他,爬起身来就要逃,却被他按住了小身板。
    曲悠家里有个大他三岁的姐姐,所以,他身上穿的是他姐姐留下来的衣服,一身红底白点的小连衣裙。
    季鸿要去掀开曲悠的裙子看他下面的时候,曲悠的母亲过来了。
    看到曲悠被主家的小孩儿按着在哭,就跑过来叫道,“小鸿,你在做啥子?”
    又过来把曲悠抱起来,拍拍他的背,哄道,“悠悠不哭,悠悠不哭。”
    季鸿虽然只有六岁,但在某些方面,已经很有观念了。他很讨厌别人叫他“小鸿”,因为他班上有两个小女娃子也都叫“X红”的,而且课本上,里面那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娃也叫“小红”,班上同学总是以此来笑话他,说他的是女娃的名字。
    但是,他无法阻止别人这样叫他,因为他外婆就这样叫他的,家里来的乡下保姆阿姨这样叫他,他也无法,但在心里却越发不舒服起来。
    季鸿什么也没说,去冰箱里拿了一支雪糕吃,就上楼玩儿自己的去了。
    那天晚上,季鸿喝汤的时候故意烫了舌头,然后叫唤个不停,曲悠的母亲就被他外婆骂了,说她汤里油多了,太烫人。
    季鸿的外婆太难伺候,很多保姆都做不久的,但曲悠家里差钱用,而季鸿外婆给的工钱又多,他母亲只得继续干下去,不能辞工。
    曲悠家里就住在季鸿外婆家后面不远的村子里,临着绕过县城的南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