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父亲的大树+番外 作者:南枝/南雪桥

时间:2018-05-16 13:37标签: 都市生活 强攻弱受
文案 黎素两岁多就失去了母亲,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来沉默内向的他在只有父亲的世界里渐渐地越来越依赖他,长得漂亮的他,在学校里受到男同学的欺负排斥,他开始厌学不想去学校,父亲无论使什么手段也无法让他鼓起去学校的勇气,之后只好在家里自学,幸好他对
 文案
 
    黎素两岁多就失去了母亲,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来沉默内向的他在只有父亲的世界里渐渐地越来越依赖他,长得漂亮的他,在学校里受到男同学的欺负排斥,他开始厌学不想去学校,父亲无论使什么手段也无法让他鼓起去学校的勇气,之后只好在家里自学,幸好他对画画有了兴趣,被送去学画,才渐渐能够接受外面的世界,但是慢慢明白的,对父亲的感情,却让他又要陷入绝望之中……
    父亲,是他的整个世界,又如何能够走出去
    
    第一章 黎素和他的父亲:那艘记忆里的船
    
    黎素的母亲因车祸过世时,他只有两岁,两岁的他还在用好奇的双眼探索这个世界上每一片光影,根本不明白母亲的离开对他意味着什麽。
    当他看到别的孩子有妈妈,而他没有的时候,他并没有去问他的父亲黎长恩。
    长大後的他再想到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不起,当年小小的他,为何不需要别人的说明,他已经知道,他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他和他的父亲,不会再回来,而且这件事也不应该在家里提起。
    他的母亲是家里柜子上的那张照片,一个美艳的女人,坐在自行车上,长发被风撩起来,脸上是冷淡的笑,眼神则飘向远方。
    黎素记事很早,三岁就能记事了,而且记得很清楚。
    他记得当时他家的样子,是住在一栋二层楼房里,有个院子,院子里的花树都比他高,房子里则是木地板木楼梯,家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大,他甚至不敢自己从楼上下来。
    父亲在他眼里更是高大到似乎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对象,家里一个厨娘一个保姆,父亲每天忙他的事,晚上才回家。
    黎素看着手里的模型电动船,当时父亲拿回家送给他的情景似乎还是昨日一样。
    那时候,父亲白天很少在家,也很少时间陪他,但是,他的记忆却几乎全是关於和他在一起的事,似乎他的生命就只为了记住他的父亲。
    他有很多孩子的画册,才三岁多就喜欢窝在父亲的书房里,书架最下面他能够够得到的位置都是画册和童话书,他每天都自己看那些画册,现在还记得里面有葫芦娃,有大闹天宫,还有小兔彼得,快乐王子这些书,他很奇怪自己并没有不识字的时候,似乎拿着那些书就会看了,也许也有不识字,只是他当时没有特别在意,把不认识的字拿去问保姆小芬,父亲回来了就拿去问他,或者晚上和他一起看画册,父亲会指着那些字读,他跟着父亲的声音一起读,黎素想自己大约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也许是在画册里看到了轮船,所以他向父亲要了,於是之後父亲就拿了一艘不小的模型轮船回来。
    黎素收到船的时候,高兴得满脸通红,兴奋地抱着比他的身高矮不到多少的模型轮船在房间里跑。
    黎长恩跟在他的身後,“慢慢跑,不要摔倒了。”
    “不摔倒!”黎素大声说着,笑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开满了花,不过一瞬间,他就脚一歪,“!!”一声,他摔到地板上了,他摔得愣住,整个人仰在地板上,像只傻傻的四脚朝天的乌龟,开始时完全不知如何动作,也没有哭。
    黎长恩两步走过去,将儿子从地板上抱了起来,黎素这才从摔倒里回过神来,开始小声抽泣,黎长恩道,“不哭了,不痛不痛……”
    他轻柔地揉着儿子的小脑袋,黎素一抽一抽地,眼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却忍住了没有流出来,又问父亲,“爸爸,船是好的吗?”
    黎长恩道,“是好的,没摔坏,要是坏了,爸爸再给你买一个。”
    黎素这才止住了抽泣,嘴里却说,“爸爸,我摔痛了。”
    黎长恩柔声哄着儿子,“乖,乖,不痛了。我们吃饭去。”
    黎素就被黎长恩这麽两句话给哄住了,似乎那时候父亲说的任何话都是对的,他说不痛了就是真的不痛。
    饭後洗澡,黎素也把船抱在怀里,黎长恩给他脱了衣服,让他坐在小板凳上,用水为他洗了小身子,他的模型船就在旁边,洗完他就又要抱在怀里,黎长恩把模型船放到了一边去,道,“现在不要拿,明天再拿,要睡觉了。”
    黎素委屈地看着父亲,“爸爸,我要。”
    黎长恩板了脸,“不行,洗了澡不许抱着,马上睡觉了。”
    黎素委屈地看着黎长恩不转眼,黎长恩只好道,“这个船能够在水里开动,要是你现在听话不要抱着,爸爸明天带你去河里开这个船,好不好?”
    黎素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笑起来,“好,我现在不抱了。”
    黎素被放在小浴缸里,他坐在那里看父亲洗澡,父亲的身体当时对於他来说高大得如同巨人,让他没有办法不去仰望,也许在他心里,天上神祗也只会是这样的了。
    晚上睡觉黎素总算没有把船抱到床上去,他窝在父亲的怀里,被他轻柔地拍抚着小背,在安静的夜里,就这麽睡过去,一觉醒来,父亲就要带他到河边去放船。
    其实这样被父亲哄着入睡的记忆并不多,更多的时候他是被保姆小芬哄着睡,父亲总在他睡着之後才回家。
    第二天,父亲果真如约带着黎素去了河边,说是河,其实是江。
    江面宽阔,那时候,已经有江上轮船的酒楼,他记得是在一艘这样的酒楼船上,似乎船老板认识他的父亲,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他手里抱着的船在他一眨不眨的眼光里被放下了水,他父亲拿着一个遥控器递给他,说按这个键船就会开动。
    然後果真船开动起来了,黎素兴奋得在他父亲怀里乱动,船在“轰轰”的声音里开向远处,他着急起来,大声叫父亲,“爸爸,船要跑了。”
    黎长恩笑着道,“倒转一个方向,船还会开回来的。”
    船果真能够开回来,只是在半途,一艘在当时很少见的快船轰轰轰开了过来,一个浪打过来,他们的那只小船就被掀翻了,黎素眼见着它沈到水里去。
    之後回家黎素一直在哭,黎长恩不断安慰他,“爸爸再给买一个,再给买一个好不好?不哭了,素素。”
    黎素虽然答应了,但是还是哭。
    那时候这种电动船,是国外进口,大约是黎长恩大半个月的工资,就这样随便给儿子买两艘,似乎也并不心痛。
    似乎也是这个时候,黎长恩就辞职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去单干。
    黎素看着手里的电动船模型,这艘的确是父亲重新买给他的,他再舍不得拿去河里面开动,只在有时候在浴缸里玩,之後开不动了,他也不喜欢它了,就被父亲收了起来。
    小的时候,那些和父亲在一起的记忆,似乎都是好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