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爱你是不悔的旅程+番外 作者:南枝(5)

时间:2018-11-02 13:30标签: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程鹏笑,用手指挠了一下鼻子,在外面活着多滋润,气色怎么会不好。你现在在做什么?到这里来是 卢峰并不隐瞒,说道:我现在在工地上做事,开了车来帮我老板送客人。 程鹏点点头,就是前面的包厢了,你的手机号是多
  程鹏笑,用手指挠了一下鼻子,“在外面活着多滋润,气色怎么会不好。你现在在做什么?到这里来是……”
  卢峰并不隐瞒,说道:“我现在在工地上做事,开了车来帮我老板送客人。”
  程鹏点点头,“就是前面的包厢了,你的手机号是多少,我们留一个,有事就来找我。”
  卢峰把自己的手机号报给了他,程鹏记下后又给卢峰回拨了一个。
  已经到了门前,程鹏敲了门,在里面服务的服务生开了门,程鹏说:“有个客人过来接人。”
  卢峰进去了,里面光线暗淡迷离,有漂亮女人在唱着艳情的歌,男人们嘻嘻哈哈地聊着天,女人的香粉气息、男人的汗水味和酒液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说实在的,闻过外面清爽的空气,再进来,感觉并不好。
  卢峰在昏暗的光影里找到了陈莽的身影,他像个影子一样,悄无声息默默走过去。
  陈莽的手摸在女人柔软光滑的大腿上,嘴里却在和一个男人说正经事。
  卢峰察言观色,在旁边停了一下,并没有上前打扰。
  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好色,陈莽没注意到卢峰,他旁边的女人先看到了身材颀长挺拔的卢峰,还对着卢峰挑着精致的眉眼妩媚地笑了一下,她的笑,让陈莽看到了卢峰。
  卢峰对着陈莽说:“陈哥。”
  陈莽对着卢峰摆了摆手,“怎么来这么快,我这边还没说完呢,你先出去等着吧。”
  他像大哥挥退小罗罗般挥退卢峰,语气也不大好,他身边的女人对着卢峰卖俏,他看在了眼里,心里不高兴。
  卢峰却并不太在意,说:“那我先出去了,在外面等,陈哥,你什么时候要车,给我电话就行。”
  陈莽不再理他,卢峰像来时一样又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程鹏站在外面还没有走,见卢峰出来,小声问:“怎么这么快?”
  卢峰:“老板还在忙,我先出来等着。”
  这里过道两边都是包厢,厚重的地毯,装饰奢华的墙壁,带着香味的空气,冷气充足,这里自成一个王国般,只要有钱,什么样的享受都能有。
  程鹏烟瘾犯了,但作为工作人员不能在这里面抽烟,他对卢峰说,“小卢,过来,我带你到楼梯那边去,咱哥俩说说话。”
  卢峰跟着他去了。
  程鹏带着他七弯八拐,到了一个偏僻的楼梯口,打开安全门,外面是带着热意的空气,空气里夹杂着炎热天气里才有的腐朽味道。
  再富丽堂皇的地方,也必然会有这样的腐烂难闻的背面。
  程鹏和卢峰都没有在意这里的腐朽味道,程鹏摸出烟盒来,他递给卢峰一支烟,卢峰说:“程哥,我不抽,就不浪费你的烟了。”
  “哦,对。”程鹏把烟收回去,卢峰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来给他点燃了,他迫不及待吸了口烟,说:“以前你的烟还总是给我呢。”
  他的语气里带着怀念的意味。
  他们所在的监狱,不是重刑犯监狱,所以条件还不错。
  卢峰因为年纪小,人又老实,开始进去吃过些苦头,不过他很快就摸清了里面的生存规则,也找到了应对法门,就没人敢欺负他了。
  为了提高里面人员的素质,里面经常会有一些活动,卢峰都能做得很好,奖品里面有苹果j-i蛋j-i腿之类,也有烟,卢峰赢了不选苹果这些吃的,总选烟,但他不抽,给几个比较照顾他的老烟枪抽。
  “我之前来过这里两回,但没看到过你,你是新到这里的?”卢峰问。
  程鹏一边吸烟一边说:“在这里待了大半年了,不过这里的保镖比较多,要遇到不太容易。”
  “待遇高吗?”
  程鹏笑:“还成。基本工资只有五六千,加上小费上万还是很轻松的。”
  “我以为要在包厢里做服务生才有小费。”卢峰腼腆地说。
  “这里面门道多着呢,那些做服务生的,心里安生的有几个?”程鹏吞云吐雾地说。
  卢峰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要晚上十二点了。
  “等我抽完了,咱们就进去,这里真他妈热。”程鹏低声骂着,抹了一把额头和颈子上的汗。
  卢峰还好,他就穿了薄衬衣,但程鹏却穿着全副武装的制服,在九月这暑热没有全退的时候,在这种没有冷气的地方非常难熬。
  程鹏总算抽完了烟,两人正要进去,就听到了门另一边有说话声。
  卢峰要拉开门的手被程鹏按住了,程鹏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耳朵贴在了安全门上。
  卢峰没像他这样小心翼翼地探听消息,只是笔挺地站在那里。
  这座金碧辉煌的销金窝,其他地方都花费了大量金钱装潢,但这偏僻处的只供员工使用的安全通道却没有多花费一分一毫打理,安全门非常薄,另一边在说什么,不贴着门也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微带嘶哑的声音说:“傅斐,是真的吧,你他妈三月份就和人搞在了一起,都要结婚了,还把我蒙在骨子里,我就是那么傻啊!”
  这声音里带着愤怒和悲伤,而且是一个男声。
  卢峰记忆力一向绝佳,见过一面打过一次交道的人,他一向记得人长相姓名,要是对方有其他信息,他也往往记得住。
  更何况这个声音是属于他午夜梦回在心里含着揣着的人的,他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卢峰惊讶极了,微微拧了眉。
  程鹏却是兴致盎然起来,还对卢峰咬耳朵,小声说:“傅斐是这里的一个投资人之一。我听我亲戚说的。”
  卢峰瞪大眼睛咬着牙没回应他。
  一门之隔,另一个低沉的带着威严的声音急切地说:“阿潜,别闹孩子脾气了,我是三十四岁,又不是你这样二十来岁小年轻,我早该结婚了。难道真不结婚,和你一直这样混着。”
  程鹏更有兴致地拽住了卢峰的手,卢峰从他捏住自己的力道知道他的兴奋程度,没什么是比掌握老板这样的y-in私更让人亢奋的了,但卢峰心里却很冷——他早有预感易潜是喜欢男人的,也猜测过他和这个傅斐关系匪浅,但没想到是这样。
  “和我在一起是混着?!”易潜声音略带尖锐,“到底是谁他妈当初招惹我的,既然是混,你当时眼睛是瞎的吗!要来惹我。”
  “你冷静一点行不行,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闹,我不过是结婚而已,我心里只有你,你知道的。”
  傅斐要抱易潜,被他一把推开了,傅斐撞在门上,门颤了颤,让门这边的两个人都惊了一下,害怕门被撞开,但门没有开。
  易潜难过地骂道:“你结你的婚去,你把我当什么,给你当外室?傅斐,你以为你配么!”
  易潜这话说得难听,一向好话听尽的傅斐不高兴地皱了眉,但忍住了没有发火,只是心平气和地说:“你说你要怎么样?”
  “只要你结婚,我们就完了。你想让我忍,不可能的,傅斐!”易潜的声音已经冷静下来。
  “你今天是喝醉了,总在这里无理取闹。阿潜,别闹孩子脾气。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不清楚?你今年多少岁,也二十六七了,你家里还能让你玩几年?你很快也会结婚的,你那时候就知道我的苦心。”易潜骂他的时候,傅斐的声音依然很镇定,但这时候却有些着急了,看来易潜说要分手,对他的心绪影响很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