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退路+番外 作者:金刚圈(上)

时间:2018-03-12 12:24标签: 虐恋情深 强取豪夺
文案 何喻和付晨山从小一起长大,从初中开始暗恋付晨山直到参加工作。 多年的求而不得使得那个钻进牛角尖的年轻人一时头脑发热,选择替付晨山坐了三年的牢。 在监牢里,何喻失去了最亲的亲人, 也屡受欺凌不得不选择攀附了乔慕冬而获得更好的生活, 那时候他
 
文案
 
何喻和付晨山从小一起长大,从初中开始暗恋付晨山直到参加工作。
多年的求而不得使得那个钻进牛角尖的年轻人一时头脑发热,选择替付晨山坐了三年的牢。
在监牢里,何喻失去了最亲的亲人,
也屡受欺凌不得不选择攀附了乔慕冬而获得更好的生活,
那时候他才懂得后悔,可是已经无路可退。
三年后重获自由,付晨山人生得意,美人在侧,
何喻当年的满腔激情仿佛成了笑话,
他在艰难地境地中为自己寻找退路,却没料到会重逢乔慕冬……
本文是换攻文,狗血有、渣攻贱受有、强J可能有(回忆中),请小心避雷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喻 ┃ 配角:乔慕冬,付晨山 
 
 
编辑评价: 
 
出狱后的何喻,心境随着周遭的巨变几度沉浮,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远离害他入狱的付晨山,却又在送外卖的时候遇到了乔慕冬。
对何喻来说,乔慕冬是个谜,明明本该仍在监狱,摇身一变成了大公司的副总经理;明明满身戾气,但对自己一再忍耐。
何喻不想再卷进和乔慕冬的是非之中,可朋友出事之后,他又不得不向乔慕冬求助…… 
两年的牢狱之灾,改变的不仅是外面的世界。付晨山接何喻回城的短短一程,
作者用浓重的笔墨细细展开何喻心境的改变,透露着他对感情的茫然无奈。
文章伊始情感铺垫轻缓平淡,但暴躁冲动的乔慕冬的出现,使得节奏逐步加快,冲突渐起,伏笔一一涌现,渐入佳境,故事一路发展下来愈是津津有味。
 
 
 
 
 
    【卷一 出狱】
 
    第1章
 
  何喻站在安府监狱大门口,没有回头。他听到身后铁门重重关上的声音,几乎就有那么一种冲动想要回头去看看这个自己待了两年多的地方,可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地方不能回头,前面是一条直路,笔直通向远方,那里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何喻没有急着离开,他蹲在离监狱大门不远地方,静静抽了一根烟。
  烟是离开之前,管教了他两年的狱警给他的,只有一根,被何喻放在上衣口袋里,到现在才有机会,蹲下来慢慢品味。不是什么好烟,可是何喻也从来没抽过太好的烟,刺激的烟雾从口中被吸入肺里,然后再缓缓从嘴里吐出来。仿佛是一种洗涤,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何喻在这里住了两年多,却从来没有机会见到安府监狱外面的风景,那时候法院宣判之后,他是被警车从看守所移交到监狱,他整个人沉浸在无助和恐慌之中,甚至没有办法抬起头来看一看前方。到了今天,他才发现,原来这里并不如他想象中的荒凉。
  除了紧挨着监狱的近百米范围是一片空旷,再远些,就如同许多普通的偏远小镇,有餐馆有商店,还有一些小旅馆。
  监狱常有警察和探视的犯人家属进出,反倒是使得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热闹了起来。
  何喻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重重按在地上的时候,一辆宝马X6停在了他的面前。
  何喻仰起头,看到车门打开,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从驾驶座下来,绕过车头,站在何喻面前。
  “何喻。”男人喊他,声音低沉,情绪也有些激动。
  从何喻的角度看向男人的脸,却是逆着光,他有那么一瞬间恍惚,闭了闭眼睛。
  男人伸出一只手给他,“起来。”
  何喻笑了笑,也伸出手去握住那只手,被男人用力拉了起来。
  接着,男人便张开双臂使劲抱住了何喻,他抱得很紧,几乎将何喻勒得痛了,他又唤了一声:“何喻。”
  何喻缓缓回抱住他,也轻轻叫了男人的名字:“付晨山。”
  付晨山许久没有松开何喻,何喻能感觉得到他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抖,随后他将脸埋在了何喻的肩上。
  何喻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付晨山的头发。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熟悉的柔软的触感,付晨山将自己打扮得很体面,头发上抹了定型的发胶,摸起来有些发硬。
  何喻最后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松开。何喻笑着用轻松的口气说道:“我饿了,先找个地方吃饭。”
  付晨山站直了身体,看着何喻,说道:“你瘦了。”
  其实并不是瘦了,何喻因为每天都要劳动,晒得黑了,脸上的线条也更加轮廓分明,而衣服覆盖下的身体,却是变得比以前结实了,薄薄一层肌r_ou_覆盖在上面。
  付晨山将副驾驶的车门拉开,“先上车。”
  何喻走过去,有些不习惯地坐进车里。身下是光滑的皮椅,车厢里弥漫着浅淡的汽车香水的味道,与他在监狱里闻惯了的男人汗水和体味混杂的气味差得太远,何喻一时间反而觉得有些闷。
  付晨山已经坐回了驾驶座,发动了汽车。
  何喻伸手按下车窗。
  付晨山问他:“会晕车?”
  何喻摇摇头,“没事。”
  付晨山说:“这里空气不好,前面灰尘太大,还是把窗子关上吧。”
  何喻于是把车窗按了回去,说:“好。”
  付晨山将车调了个头,沿着来时的方向往前开去。
  何喻一路看着路边经过的小饭馆,见到付晨山并没有要停车的意思,于是他也没有问,安安静静坐在车里看着外面风景。
  安府是个小镇,安府监狱在郊外,靠山而建。因为还属于安府镇的辖区,所以照着地名取的名字。
  一座监狱的存在是无法拉动一个镇的经济的,安府镇依然是个偏远破落的小镇。
  付晨山能在镇上找到这么一家还算是高档的餐馆,并不容易。
  两人选了靠窗的位置,服务员把菜单送上来,付晨山接过来递给何喻,自己去了卫生间。
  何喻翻看着菜单,这里的菜其实不贵,只是何喻在监狱和看守所加起来待了三年多,已经很久没吃过哪怕是最简单的家常菜了。
  他小时候喜欢吃鱼香茄子。只要是茄子上市的季节,妈妈每天早上先去菜市场买茄子,中午下班回来就给他做。浓厚的芡汁裹着鲜嫩的茄子,鱼香的香味扑盈鼻端,那时候最简单的幸福反而是现在最大的奢侈。
  很多东西哪怕你后悔了,再回头,也得不到了。
  付晨山回来的时候,看到何喻还在对着菜单发愣,旁边的服务员拿着纸笔,似乎是等了许久了,却不好意思催促。
  付晨山坐在何喻对面,问道:“点了几个菜?”
  何喻回过神来,抬头看他,把菜单递了过去,“你来点吧,我都想不起要吃什么。”
  付晨山翻了翻菜单。
  何喻低下头,拿起桌上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他的视线落在付晨山唇角,看到他的唇不自觉地抿成一条直线,这是个有些厌弃却又想要掩饰的表情。何喻与他相识二十多年,一起长大,付晨山的每一个表情代表了什么意思,没人能比他更熟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