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时光/与你有关的事+番外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2018-02-04 18:17标签: 都市情缘
从温行之熟悉温远以来,就一直在帮她收拾烂摊子。 久而久之,温行之就觉得,未免她祸害他人,自己还是亲自收了她为好。 关键词:叔控,伪叔侄。 温叔打击早恋时: 温行之淡然状:你这个年纪对异Xi-ng产生的好感只能称之为精神冲动,做不得准。 温远不解状:
 
 
从温行之熟悉温远以来,就一直在帮她收拾烂摊子。
久而久之,温行之就觉得,未免她祸害他人,自己还是亲自收了她为好。
关键词:叔控,伪叔侄。
 
 
温叔打击早恋时:
 
温行之淡然状:你这个年纪对异Xi-ng产生的好感只能称之为精神冲动,做不得准。
 
 
温远不解状:那要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人也不可以交往?
 
温行之继续淡然:不可以。
温远泄气: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温行之看着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好好学习,二十五岁以后再来考虑个人问题。
 
 
简言之:就是叔侄俩互相把对方叼回家的故事。
 
入坑tips 1、更新速度缓慢,提前打下预防针。
 
入坑tips 2、此文叔侄为伪叔侄,美人们莫纠结。
==================
 
☆、01、
 
  夏天,温远站在二楼,仰望一下头顶的烈日,有些烦躁。
  
  七八月的B市总是热的像蒸炉一样,稍微有些动作便能惹出一身汗,更不要提一动不动地在太阳底下站上半个小时。温远沮丧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忽然听见一道低沉的男音自身后传来:“远远。”
  
  不怒自威,温远脖子很明显地缩了一下,有些后怕地转过身去。视线不敢往那人的脸上看,只敢盯着男人袖口那枚金色袖扣。
  
  男人瞥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是在卖乖,倒也不戳穿,偏过头对身边这个顶着一头卷发的女人说:“方老师,没事我就带远远先回去了,耽误你这么长时间真是抱歉。”
  
  被称作方老师的女人娇羞一笑,发胖的身子有些激动,“温先生哪里的话,管教学生就是我们老师的职责,更何况,远远这孩子确实有些调皮。”
  
  更更何况,这么年轻稳重帅气的家长,多见几次也无妨。
  
  男人颔首,嘴唇微勾出一个弧度:“麻烦了。”
  
  温远在一旁听着,瘪了瘪嘴。这两人一来一往,一唱一和,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把自己给卖了。抬头,想瞪男人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却被他逮个正着。下一秒,温远就低头安分了。
  
  黑色宾利车低调地停在校门外两百米处,温远远一上车,就感到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解放了,凉快的两只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刚想感叹一句舒服啊,就听见身边的男人发话:“老李,开车回大院。”
  
  温远顿时清醒了,乖乖地靠着一边坐好。用余光瞄了瞄身边的男人,虽然这人只留给自己一张清减的侧脸,但是毕竟刚刚还是把自己从老师那儿领了出来,温远识时务,乖巧地对男人说了一句,“谢谢小叔。”
  
  男人半闭着眼眸,靠在车椅上养神,听到她这话都懒得搭理。倒是前排的司机老李,远远称呼李叔的人,笑着搭腔了:“远远啊,温先生可是刚开完一个会,接到老师的电话就来了。你这孩子不乖啊,在学校惹事。”
  
  温远低声嗫嚅:“李叔,这回不赖我。”
  
  李叔笑着摇了摇头,温远有些泄气,抱着书包做好,忽然听见身边的男人开口了:“月考英语怎么又没及格?”
  
  温远语塞,忍了一会儿,憋不住:“老肥把这个都告诉你了?”
  
  “那是你老师。”
  
  什么老师,哪有天天对着家长发花痴的老师?!
  
  温远委屈:“我本来能及格的,是老肥说我作弊,硬是给我判了个59分。”她没忍住,当场嘟囔了一句老肥,不幸被她听见了。于是乎,叫家长了。
  
  男人不说话,视线落在她的手掌上。温远自知理亏,把拳头往身后缩了缩,“就算,就算我把单词抄到手心里了,考试的时候我也没看啊,绝对没看!”
  
  发誓保证。男人显然已经不吃她一套了,眯了眯眼,而后又重新靠回座椅上,闭上眼睛,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这就算是不追究了,温远顿时眉开眼笑。
  
  车子缓缓地停在一个大院外面,温远麻利地下车,顺便向站岗的兵哥哥扯了一个笑,而兵哥哥依旧是一动不动。这座大院虽然隐蔽,可是人都知道,跨过了这道门,就是温家。
  
  温远对自家那辉煌的历史知道的不算少,整天听成NaiNai扳着指头给她算,往上数他们家里有多少多少人参加过战争立了功后来封了将军,再往上数又有多少人中过晚清的状元,再再往上数——等到后来耳朵都快生茧了,成NaiNai才罢口。
  
  院子里,乔雨芬正在浇花。看见一同进门的两人,止不住就笑了:“行之啊,你把远远给带回来了啊?”又觑了温远一眼,“远远也是,总是麻烦你小叔。”
  
  温远吐了吐舌头,拽了拽书包带,越过花圃,向屋里走去。一副乖巧的模样。
  
  温行之抬头,看着女孩儿进屋,才收回视线,“没事。”
  
  温远一进屋,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温祁,顿时觉得脑仁疼,揉了揉脑袋,还没来得及转身上楼就听见他y-in阳怪气的一声:“哟,又让小叔给接回来了,是不是惹什么祸了?”
  
  温远气闷,可一想好女不跟恶男斗,便甜甜一笑:“没办法,小叔疼我嘛。”
  
  温祁又是一脸鄙夷。
  
  温远心情大好,奔向厨房去找成NaiNai。其实温远自己都奇怪,很少有像她和温祁这么不对盘的兄妹吧?明明就该哥哥疼妹妹的,哪像他呀,哪天不揭她的短她就念阿弥陀佛了。而成NaiNai呢,总是慈爱地望着她,有的时候会摇摇头。打从温远远记事起,成NaiNai就在家里帮佣了,现在已经六十岁了,身子骨却依旧硬朗得很,在这个家里,除了妈妈乔雨芬之外,最疼她的人,就是成NaiNai了。
  
  “成NaiNai,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温远看了看流理台上摆的一排菜,忍不住流口水。
  
  “小馋猫。”鼻子被点了点,“你小叔难得回来,今天都是他爱吃的菜。”
  
  “哦——”温远缩回了身子,透过厨房的窗格,很容易就能看到那抹修长俊挺的侧影。
  
  因为温行之回家,餐桌上多了许多清淡的菜肴。这让温远这个无Rou不欢的孩子有些惆怅,揪着筷子不知如何下筷。今天家人到齐,温恪温老爷子心情不错,就连饭吃的都比平时多了一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