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现代言情 >

归路 作者:墨宝非宝

时间:2017-12-14 15:08标签: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文案: 人生昧履,砥砺而行。 晨晓,照归路。 这篇故事送给你。 关键词:初恋/排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归晓,路炎晨 ┃ 配角: ┃ 其它: 楔子 再遇到初恋是八、九年后,是在加油站,就这么看着他从超市走出来。 我看着他,不太
 
文案:
人生昧履,砥砺而行。
晨晓,照归路。
这篇故事送给你。
 
关键词:初恋/排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归晓,路炎晨 ┃ 配角: ┃ 其它:
 
    楔子
    
    再遇到初恋是八、九年后,是在加油站,就这么看着他从超市走出来。
    我看着他,不太敢相信,试着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他掂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看着我,挺平静地说,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你。
    想起句歌词:“今生的约,欠一个再见,伤痕从此不肯复原。”
    ***********************************************************
    那天不是偶遇,是初中同学聚会。
    归晓听到老同学白涛提到他的名字,说他就在不远处的加油站短暂休息,听到这个名字后,她就开始不清醒,什么都没管就说想去见见“故友”。
    老同学没多想,骑车带她去了。
    五分钟的路程,一个世纪那么久。白涛车还没刹,她从自行车后座急着跳下来,焦虑四望。
    目光惶惶。
    直到,看到他穿着白衬衫和卡其色运动短裤,和几个同样便装的战友并肩出来。她像梦游似的,迎上去。
    ……
    直到,他说出那句话——
    归晓僵着,搓搓自己的右小臂,没作声。
    白涛犯傻,怎么回事?情债啊?
    可看晨哥坦然面容,又不像刻骨铭心的情债,倒像是句玩笑。两位当事人又不笑?究竟几分真假,白涛这个外人也不懂,可毕竟在社会上混久了,打圆场的本事是有的:“晨哥怎么一直在加油站,有任务?”
    路炎晨伸手,捋了下白涛的后脑勺:“加油站能有什么任务,等人。晚上让你哥找我一趟。”
    白涛松口气:“我哥在老沟,过两天让他过去。”
    “那算了,过两天我就回内蒙了。”
    说完,他拧开瓶盖,灌了两口矿泉水。
    归晓听到内蒙两个字,醒过来,这一走估计大半辈子见不到了。
    于是横了心,厚颜无耻地去看他,就连他喉结因为吞咽矿泉水,上下微滑动的细节都看得仔细。
    几乎没变。
    他黑眼仁比例比一般人大,外加眼角上剔,脸瘦,过去穿校服衬衫时露出的脖颈线条流畅,是种乖戾张扬的面相。可嘴角线条却很柔和,总像在笑。
    现在,也一样。
    从十三岁认识他开始,再有人问归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她总能脱口而出 “眼睛要如何如何……”,好像记忆里根深蒂固觉得男人好看,就要眼睛好看,估摸再过十几二十年,三十、四十年,还会是这种观点。
    白涛原本是带归晓来看“旧友”,没想到两人闹这一茬,只得和路炎晨扯东扯西,没话找话。
    路炎晨偶尔回答几个字。
    他过去就话不密,能省则省。
    很快,有军用越野车开进来,两辆,停得离几个人很近。在烈日炎炎下汽车尾气夹带着难闻焦味,熏得人想避开。
    驾驶座的人叫他们上车,路炎晨拍白涛的后背:“走了。”
    他先跳上吉普车的副驾驶座,几个人先后跟上去,从始至终没再看她。等两辆吉普车开出加油站,白涛背脊都Shi透了,低声问了句:“你和晨哥处过啊?”
    归晓摇头。
    晚上,她在二姨家跟失了心似的,坐立不安。
    十点多了,还是拿起座机,要总线拨了黄家的电话。
    “你见着我表哥了?!”黄婷听到她三言两语交待下午的事,完全是失声惊呼,“我妈都不知道他回来,你怎么见着了?!”
    黄婷太激动,儿子被吵醒,哇哇直哭。
    “你等会儿,我哄哄小祖宗,”她撂下听筒,半天才回来,“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归晓,你还找他干什么?当初他求着你多少次和好,你都忘了?你知道你多狠吗?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见一面你都不肯。归晓……哎,归晓,你找他想干什么呢?”
    
    第一章 边关的雪夜(1)
    
    那晚,黄婷还是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被存在通讯录,为防止平时会翻到,她标注的名字是ZZZ,这样就会自然落到最后,可其实她看过一眼就背下来了。
    掩耳盗铃,不外如是。
    两年后。
    归晓坐在内蒙某个加油站的一个简陋休息室,脏玻璃上满是水雾,外边,有名副其实的鹅毛大雪。“别人夜里抱老婆,我们这种人,夜里就是抱着方向盘,”两个卡车货运司机在抱怨,“这大雪夜的,明天的路也够呛。”
    她坐了大半小时,早熬不住,起身推开休息室的木门,走到落满雪的台阶上。
    他会来吗?
    黑色防寒服的领口拉到鼻尖下。
    “你那个朋友真来吗?”身后小蔡也跟着跑出来,哆哆嗦嗦问。
    “应该吧?”归晓不确定。
    刚刚电话里,她说得颠三倒四,那边问了地址就挂了。
    她等得脚都木了,还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望着大门外。又过了半小时,手指尖也没知觉了,想回去,又不甘心。就在小蔡第四次跑出来时,苍白的车灯光从雪中照进来,落满雪的越野车开进来,没兜圈子,直接刹在了台阶前。
    半开的车窗完全摇下,驾驶座上的人厚重的类似于特|警|作|战|服的黑色棉服,但是是便装,戴着同色帽子,在夜色下看不太清脸孔,认得出是他。
    “上车。”
    这是,又两年未见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归晓跑到车窗旁:“加油站的老板让我们先去Cao原上看看……”
    “上车。”路炎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重复。
    归晓讪然,回头招呼小蔡,让余下三个在里边避风的男人出来。
    众人上了车,四个人占了后边,理所当然把副驾驶座留给归晓。她踌躇上车,拉过安全带系上,还没搭上扣,路炎晨已经一踩油门开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