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拢香(幽兰露前传)+番外 作者:轩辕花祭

时间:2018-05-07 21:38标签: 宫廷侯爵
正文文案: 在这个主旨的引导下,我们的小受天赋异禀, 不但能一压就弯,还长有一双杨思敏样的酥胸, 最最关键的是,他能生子,不但是是生子,还一生就一窝。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玉浓赵豫┃ 其它:生子,哺r-u(小受有胸部的哦!胸型
 正文文案:
      
在这个主旨的引导下,我们的小受天赋异禀,
 
不但能一压就弯,还长有一双杨思敏样的酥胸,
 
最最关键的是,他能生子,不但是是生子,还一生就一窝。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玉浓赵豫┃ 其它:生子,哺r-u(小受有胸部的哦!胸型还不小的说)
 
 
楔子:重温
 
   本来确实是想写个正经的开头的......
  
  有谁能告诉我,为什麽结果还是一场床戏呢???
  
  
  大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即使是矢志不渝的爱了玉浓宝贝一辈子,赵豫却怎麽也想不起来他和宝贝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一直为此遗憾,跟冉玉浓依偎在一起绵绵私语的时候,屡屡将此事提起,还微微叹息,面带不甘,心有不足。终有一天,冉玉浓也有些忍不住烦了,在他怀里戏虐说:“既然你真的这麽介怀,我们重演一次当日的情形如何?”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赵豫却眼前一亮,赞了句:“果然好主意!”居然破天荒的中途中断了与他的欢爱,停下对冉玉浓身体的挑逗,翻身从他身上下来,然後扬声对外喊道:“福禧,福禄,都快给朕进来。”须刻,帝後两人的贴身侍从全都涌了进来,赵豫一并让他们伺候自己穿衣,一边对福禄吩咐:“准备一下,朕与娘娘要重温旧梦一次。”冉玉浓拥著丝被坐起,望著他这幅孩子气的模样,哭笑不得。
  
  要说福禄办事动作确实快,听明白赵豫的吩咐後没多久,立刻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冉玉浓还在侍女们的服侍下下床整妆,他已经将一套侍卫衣服送来了。将衣服展开来一看,冉玉浓忍不住展眉一笑,点点头说:“真难得福公公还记得。”福禄在一旁躬身笑著说:“娘娘过奖了。当日在晋王府的时日,对老奴来说也是历历在目呢。”冉玉浓伸手一摸那个衣料,又摇摇头说:“怎麽是壮锦?这就不合了,当时本宫哪能穿这麽好的料子?听都没听过呢。”福禄笑著说:“老奴晓得,只是今非昔比,娘娘如今是金枝玉叶之体,怎能再将那粗鄙织物穿上身。要是娘娘那欺霜赛雪的肌肤被磨损了一点,陛下还不拆了老奴这把骨头?”冉玉浓听後想到赵豫对自己一贯的小心呵护,心中一甜,不由得一笑。
  
  待到收拾完毕,一群侍女拥著他走出去。只是外面却不见了赵豫,冉玉浓扭头望向福禄,福禄解释道:“陛下已经先行去了菖元阁等待娘娘!”玉浓想想,记起菖元阁的正门格局和当年的晋王府大门有几分相似,反应过来,点点头,便上了鸾凤香车,一群人往菖元阁去了。
  
  待到达之後,冉玉浓下了车,左右一看,不由得暗暗乍舌。只见紧闭的菖元阁门口空地,停著一辆四匹马车,仔细一看,赫然就是当年晋王府的旧物。再看场上的一群人,清一色著的是当年的侍卫服饰。
  
  反应过来,不觉得有几分做戏的趣味。於是索x_ing收了原先敷衍了事的心态,收敛了心神,竟真的走进那群侍卫之中,学著他们的样子,微微低头垂手等待。
  
  没过一会,菖元阁大门打开,赵豫从里面走了出来。冉玉浓偷偷一打量,他也脱下了金丝龙袍,换上蟒袍银冠。冉玉浓忍不住微微一笑,赵豫大模大样的走出来,假装不经意往这边侍卫群里一扫,结果目光就卡在冉玉浓这里不动了。
  
  福禧上前来,很是入戏的配合问了一句:“王爷,怎麽了?”赵豫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冉玉浓,嘴里问:“这个人看著面生的很啊,是新上来的吗?”
  
  当时可不是这样说的,冉玉浓心里悄悄说,当时的赵豫压根没关注过他们。不过他还是想把戏演下去,於是从人群中踏出,对著赵豫单腿屈膝抱拳行了一礼,脆生生的说:“属下参见王爷!”赵豫忙不迭的说:“免礼免礼,快起来吧,地上凉!”冉玉浓暗笑,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朝著赵豫灿然一笑,说:“谢王爷~!”赵豫嗯了一声,一双色眼上下扫视著他全身,口水似乎都要滴出来了。
  
  只见冉玉浓身穿一套灰蓝色短打,越发衬得脸颊如花似雪,上衣的盘扣从高耸的胸脯一路扣上了喉头处,修长的脖颈上系著一条红色领巾,誓不泄半点春光。纤腰被一条粗牛皮宽腰带紧紧束住,上衣下摆刚刚盖住t.un部,被这一束显得腰细t.un翘,直钩得人想去拥臂搂住,底下就只穿了条薄绸长裤,偏偏福禄知晓主人心思,特意将裤腿做得特别窄细,愈发衬得冉玉浓双腿修长笔直。赵豫平日里只看他著大袖坦胸!子裙类的女装,几时见他做这样紧身禁欲式的打扮。口水暗暗吞了一口又一口,大白天的都能看到两眼放著绿光。
  
  福禄在他们面前伺候了这麽多年,见陛下这幅模样立刻便知他的心思。要说他果然贴心,立刻上前来对几乎要对日狼嚎几声的赵豫低声说了句:“陛…王爷,冉侍卫刚刚被提上来负责保护您。您看要不要单独给他做一次训话?”这个提议正中赵豫下怀,他二话不说,立刻把还在回忆的冉玉浓拽过就往马车上拉,嘴里喊著:“正是,那就上马车本王一路慢慢训吧~!”说完把还未从回忆中脱身的冉玉浓硬拉上了一旁的马车。
  
  冉玉浓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上了车。张嘴欲说,赵豫已经劈头盖脸的吻了上来,一条s-hi滑的舌头穿过双唇,撬开牙关深入到内里四处叩探。冉玉浓抵不过,索x_ing回吻过去。两人唇舌纠缠,津液互濡,双手彼此在对方身上贪婪摸索。赵豫更是沿著他腰线上下厮摩,最後按著绸裤在t.un上勾出一条明显的t.un缝,後极不怀好意的在缝隙处徘徊。
  
  冉玉浓两颊泛起红晕,双手微弱的推著赵豫说:“等等,我们今天不是要重温旧梦的吗?那你就克制点啊。”赵豫喘著粗气,笑著说:“行啊,我们这不是在继续吗?”说完,不顾冉玉浓的反抗,飞快的将他颈上的领巾解下,将他的双手吊在车厢顶部,因车厢不高,所以冉玉浓只能半跪著被吊起。他吓了一跳,忙喊道:“你要干嘛?”赵豫笑吟吟的拍拍他脸蛋,说:“好个不懂规矩的小侍卫,本王面前,你也敢你呀你的乱叫?要罚~!”说完,便伸手去解他的裤带。
  
  冉玉浓急的身子乱扭,可双手被俘,他能躲到哪去?裤带立刻被解开,裤腰滑落到膝盖,露出丰翘的双t.un和前方还安静蜷缩在耻毛丛中的精致分身。冉玉浓上身衣冠整齐,下身却裸露无遗,被凉气一惊,赵豫一只手掌已经覆上翘t.un,按住缓缓揉捏。冉玉浓又羞又恼,双腿不自觉的扭到了一起。赵豫继续说:“就罚,打t.un三十下~!”说完,不待冉玉浓出声抗议,已经开始挥掌一下一下的拍打下去。
  
  冉玉浓一声惊叫,赵豫用的力道恰好,虽然有些刺痛,但还可承受。可是这个刺激他怎麽能够忍耐?扭著t.un部喊著:“别~快住手~!”赵豫才不理他,一边不慌不忙的继续打著,一边还煞有其事的训话道:“记住,本王说话,你这小侍卫不可随意c-h-a话,不可顶嘴,要随时随地听候本王差遣,任何时候都要服从於本王的要求。不可有二心,记住了吗?”冉玉浓喘息著不肯回答,赵豫立刻借题发挥道:“看来你还是不服嘛?那好,本王就好好调教一下你这不听话的小东西吧!”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