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尘欲香,夜缠双 作者:紫艾月樱(上)

时间:2018-11-02 13:21标签: 生子 甜蜜 唯美 肉文 女装
文案 世界商业三大巨头:纪氏、夜氏、姚氏。为何纪家会将儿子当做女儿养大?还嫁给了夜家的独子?!姚氏的独女为何会在夜氏集团?为何身为纪家的独子有两个身份?! 为何事情总是接连不断?难得两个人在一起逍遥一段时间就不行吗?为何两个男人在一起会有宝
 
文案
  世界商业三大巨头:纪氏、夜氏、姚氏。为何纪家会将儿子当做女儿养大?还嫁给了夜家的独子?!姚氏的独女为何会在夜氏集团?为何身为纪家的独子有两个身份?!
  为何事情总是接连不断?难得两个人在一起逍遥一段时间就不行吗?为何两个男人在一起会有宝宝?为何这个宝宝这么的可爱?为何这个女人在黑道白道商道上都混得这么如鱼得水?为何这个女人以戏弄他们为乐?为何这个世上会有这么奇怪的人?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种种的疑团没有解开,他们又何去何从?种种危机降至,他们又意外地知道了很多的秘辛。是该庆幸知道,还是不知?在二人之间,他/她该如何取舍?
 
【第一部 天作之合】
 
一、夜影闪动,浣肠难耐
 
    夜凉如水,纪家别墅里传来阵阵树叶沙沙之声,一个黑影轻盈的没入夜色之中,悄无声息的潜入纪家大宅……
    此时的主卧室内,纪凌烟正将衣服脱下,准备进入浴室洗澡,浑然不知全开式的阳台上有个高大的身影。
    突然被一个犹带着夜晚冰冷气息的大手扼住腰身,另一只大手捂住了他接下来的惊叫喝斥。半裸的纪家大少爷就这样被这个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男人挟持了……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洗干净让我吃吗?我可爱的宠物。”男人挑起怀中人儿的下颚,磁质感的嗓音说着 y- ín 乱的言语,调戏这怀中的人儿。
    “还没洗呢!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晚你有事情要办吗?”听见来人的声音,敏感的红了脸颊,纪凌烟声音暗哑的说。
    “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大手放开了纪凌烟,人影一晃就来到了落地窗前。
    “我没不希望你来嘛。”俨然一副小媳妇的口吻,纪凌烟跟到了窗前,却叫凉风吹出了寒意,身体不禁打起了寒颤。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男人一把抱住娇小的纪凌烟,另一只手体贴的关上了窗门,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涵,我要洗澡。”纪凌烟埋首于男人宽大的胸膛。
  “我们一起洗吧!让我把可爱的你里里外外洗个干净。”夜涵不怀好意的说,打横抱起纪凌烟往浴室走,这让纪凌烟本来已红透的小脸显得更加娇羞。
  
    宽大华丽的浴室里,朦胧的水汽让纪凌烟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润泽莹亮。浴池的温热的水面上洒着一层海棠花瓣,夜涵将纪凌烟抱到浴池中。
    夜涵取过浴池上方的莲蓬头,打开了热水任水流浸透了衣衫,黑色的上衣紧紧贴在他身上,肌体的线条那么的x_ing感,下身的粗大无比欲望昭示主人自豪的男人特征。
    纪凌烟媚眼如丝,看到这情景已不能自抑的细细喘息起来,眸中含春,褪下自己仅有的一条稠裤,“涵,裤子,你不脱衣服,会s-hi的。”语毕已将皓颈依向夜涵,双臂缠上他的脖子,不住的婆娑着夜涵结实的胸膛。
    “宝贝着急了?你来帮我啊!”夜涵调笑道。
    纪凌烟似娇还羞的轻声应道:“好。”乖乖的为夜涵宽衣解带,纤细的手指似是无心的沿着夜涵身体的线条滑向腰际。
    纪凌烟跪在夜涵的面前,双手拉开裤链,褪下了夜涵的裤子,片刻之后两人坦诚相见。看着夜涵胯下的硕大,纪凌烟眼波流转,顾盼生姿,小手挑逗般的在夜涵身上划着圆圈。
    夜涵的大手抓住了乱摸的小手,另一只手拿过玻璃架上的浣肠工具,“这可是你自找的,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将硬质的玻璃管毫不怜惜的c-h-a入纪凌烟的后庭中,引得纪凌烟一阵痉挛,无力地伏在夜涵的身上喘息,并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嗯……嗯嗯……啊……涵,慢,慢一点儿,好不好……嗯……”纪凌烟被调教得十分敏感的身体只要后庭被物体c-h-a入,前面的玉茎就会有反应。
    管子深深地c-h-a入后庭深处,夜涵也跨进浴池,让纪凌烟趴跪在浴池中,抬起他那诱人的t.un部,管子随着后庭一张一翕而蠕动着。夜涵将莲蓬头的水流开到最大,强大的水流顺着粗大的玻璃管直入纪凌烟甬道的深处。
    “啊啊……唔……啊……嗯……”纪凌烟无力地扒住浴池的边缘,似痛苦似兴奋的呻吟着,整个浴室充满着 y- ín 靡的色彩。
    “看你自己一副 y- ín 荡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后面的小口已经喝了那么多水都还没有饱的样子呢!”夜涵抚着纪凌烟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些隆起了,却根本没有停下了的意思,继续往里注水。
    “不,不是的……唔……嗯嗯……好……好难,难过……都是你……是你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啊……”纪凌烟喘息着,不情愿地微微扭动着腰身,希望可以减轻痛苦。
    夜涵没有理会纪凌烟的抱怨,只是恶意的将玻璃管向里按了一下,又是引得纪凌烟一阵惊呼,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夜涵又一下子将深埋在他体内的管子抽了出来,塞上了ga-ng栓。
    夜涵放下管子,舌头舔弄着纪凌烟的耳际,充满诱惑的说:“烟儿要好好的含住,不要掉下来哦。”
    看着纪凌烟微红的双颊,夜涵狡黠的笑笑,不理会纪凌烟的不适,将他抱坐在腿上,开始给他洗澡,大手所到之处全部是纪凌烟的敏感地带,看着纪凌烟隐忍的表情,夜涵心情大好,吻上了那小巧的嘴。
    “嗯,嗯……”纪凌烟无力的呻吟出声,身体扭动着希望可以摆脱夜涵的桎梏,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夜涵许久才离开那甜美的双唇,粗粗的洗过后,抱起纪凌烟走出浴池,来到便池处,像把小孩子上厕所一样将他的双腿大大分开,“今天烟儿还算乖,作为奖励,早些让你解放吧。”说罢拿掉了ga-ng栓。
    “啊,啊……啊……”纪凌烟因害羞而叫出了声,后庭如开闸的水倾泻而出。
    纪凌烟有些哽咽,每一次的浣肠都让他极难为情,虽然二人的x_ing生活已经有一年了,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还在害羞?还早呢?每次浣肠你都是这样可爱。”夜涵调笑道,冲完便池,夜涵再次回到浴池,拿过管子开始第二轮的灌肠。
  
    “烟儿,今天给你用玫瑰精油吧。”也不等纪凌烟点头,夜涵就取过玻璃架最上层的一瓶精油,将精油缓缓的注入到甬道,整个浴室散发着玫瑰的芳香。
    半瓶精油很快的注完,纪凌烟不由得松了口气,浣肠工作终于结束了,他最讨厌的就是灌肠。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