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惜香语(断情结姐妹篇) 作者:十世

时间:2018-02-04 11:02标签: 古代架空 古代言情
武林四天门:东方、南宫、西门、北堂。 掌握整个江湖武林,权倾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代的四门主,东方曦:潇洒不羁,风流放浪,只对寻花问柳感兴趣,於门中事务不闻不问。南宫晏:成熟稳重,办事周密,责任感强,是现在四方门的实际领导者。西门
 
“武林四天门:东方、南宫、西门、北堂。 
 
掌握整个江湖武林,权倾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代的四门主,东方曦:潇洒不羁,风流放浪,只对寻花问柳感兴趣,於门中事务不闻不问。南宫晏:成熟稳重,办事周密,责任感强,是现在四方门的实际领导者。西门越:Xi-ng情狂妄,脾气霸道,一向不理门中事务,让人摸不清他的想法。北堂傲:冷傲不群,Xi-ng情孤僻,城府深沈难测,对门中事管理极严,虽然冷酷无情,却处事有度。
                           
                                                   ──《断情结》”
 
文国,东门。
 
书房安静极了,一人坐在躺椅上,拿著书,面目被遮,似乎正在很用心地看著。尘婉端著碗首乌小米粥,来到屋门口,轻轻唤了声:“花将军?”,却没有人回答。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她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子,把小米粥放在一边,悄悄走近正在打瞌睡的那人,抽出了他手里尚还拿著的书本。
 
花香豔浑浑噩噩地醒转,见尘婉笑眯眯的脸,而自己竟然没发现有人进来,颇为不好意思地撑起身子,天气炎热,捂著的衣物被汗水浸Shi贴在身上,勾勒出他腰腹间巨隆的形状,他闷热地抖了抖衣服,按揉著酸软的腰部:“几时了?”
 
尘婉道:“酉时了。门主今天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花将军若是饿了先用点粥吧!”
 
花香豔若有所思地摸上隆起的肚子,摇摇头:“我不饿,不用了。”说著,扶著腰背慢慢起身。尘婉忙上前托住花香豔的手,正个东门,除了门主,也只有她能这样近地触碰花香豔花将军了。谁都知道,花将军看起来为人随便,其实也是自好非常的人。花香豔身不由己地让尘婉扶著,这几天,肚子越发沈重,垂荡的感觉就好像要掉下来似的,也难怪,已经9个多月,孩子也该瓜熟蒂落了。所以,此时的他不敢大意:“扶我去我的房间吧……”
 
书房离花香豔住的屋子并不远,可依旧让堂堂的花将军累的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坐在床上,花香豔失神一般怔忡地望著窗外,曾经用惯刀剑的大手抚上肚腹缓缓打圈,肚子里的小东西动的很活泼有力,十分健康。想来也就这几天,就能看见这小家夥了吧!他不由得想起当初自己一心想打掉这个孩子的情景,那麽多月来,那种坚决的心情不知从何起淡了消了,化作了一片温存,却还是带著点点的苦涩。
 
花香豔苦笑,次次的情事或许只是那个人一时的冲动,一时的情难自禁而已,可每次自己都如此抱著那种可耻的幸福感雌伏在他的身下,是爱他的吧……当知道从小是孤儿的自己竟然是摩耶人,当听到尘婉的那句“情动怀子”,就无法再去怀疑这份爱了。几年前的那次年宴,北门的言非离挺著巨大的肚子在床上痛苦生产的情景历历在目,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麽一天。抱著对那幕深深的恐惧,一开始,他多麽想打掉这个孩子,可在他看到向来风流不羁的东方曦守在他床边兴奋地傻笑,呢喃著自己要做父亲了,那些话却怎麽也说不出口,即使知道,东方曦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孩子而喜悦而已,他从不缺女人也不缺男人啊。所以……花香豔悠悠地叹了口气,所以,近段时间,东方曦频频出门在外也是无从责怪的,几十年的人品培养,他自然不可能忙於正务,去哪里可想而知。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体是再不能提起他的Xi-ng趣了吧。
 
看到花香豔黯淡的表情,尘婉打断他的思绪:“花将军别想太多了,对孩子不好噢!”其实她也可怜这个昔日英明神武的第一大将,大著肚子为门主生子不说,近来还要遭这样的冷落。前几个月门主还每天都陪著花将军来著,可越接近临盆时刻,门主就越不见踪影,肯定又去望春楼了……门里那麽多姑娘还不够,真是花心啊花心……正当尘婉开始思绪乱飞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外却传来了东方曦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小花花!小花花!”东方曦绰约的身影飞快地闪进了花香豔的房间,可见他是多麽的兴奋。= =
 
花香豔一震,忙端端地坐好,脸上换上臭屁的模样,方才那副怨妇状浑然不知被抛到了哪边。尘婉心里觉得好笑,便乖乖地退下。
 
“小花花!”东方曦脚底生风走到床前,一屁股坐到花香豔的身边,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脸色的微变,拿出一双玲珑的小鞋子,和一件绣功精致的小锦袄,“看!可爱吧!这给我们以後的孩子穿。”
 
东方曦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逃不过花香豔的鼻子,他皱了皱眉,看看东方曦拿出来的东西,冷冷一笑,风流快活以後总算还记得买点东西给没有出世的孩子麽,是了,孩子在他心中的确应该是重要的吧!毕竟有他一半的血……衣服鞋子倒确实精美绝伦,可也打动不了花香豔抑郁的心,他看一眼,没有说话,身体转向另一侧。
 
东方曦忙了一天,累得半死,也没留意花香豔的情绪(因为对方平时也这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很多天没有好好见到,他对眼前的人著实思念的紧,亢奋的欲望正蠢蠢欲动。这位风流门主三下五除二,脱了鞋子翻身上床,顺便体贴地帮身体不方便的花香豔也脱去了鞋子。
 
“门主自重。”躲过东方曦那两片厚薄完美,充满弹Xi-ng的嘴唇,花香豔拖动身子略略移了移,心里酸成一片,在外面玩得不够快活,还来Sa-o扰都已经成这样的自己麽?
 
平时花香豔称呼东方曦都是用“你”的,偶尔情动难制便会唤作“曦”,现在称呼“门主”──说明花香豔心里已经纠结到某种程度了,东方曦这才注意到花香豔的心情:“怎麽了?小花花?”
 
摸摸自己的肚子,花香豔冷冷道:“属下身子不方便,还请门主先去晚膳吧!”还问怎麽了,在他心中,自己只是个情人,所以几天的消失才根本不用解释麽,他心里越发憋屈。
 
东方曦看到花香豔圆鼓鼓的肚子,才想起了什麽似的,也不顾抵抗,摸上那团柔软,将头凑近。花香豔刚想推开,却听东方曦道:“嘘……我听到他在动了呢……”花香豔莫名地一软,不再说什麽。
 
东方曦顺势双手绕到他的腰背,力道恰到地为他推揉,“这几天,很辛苦吧。”这句话很好地攻克了花香豔心里本来就脆弱的防线,所以,当东方曦的吻出其不意地落在他的唇齿上时,他竟忘了反抗,敏感的身体不受控制,甚至还被调的火烧火燎。
 
……
 
两人对彼此的身体都熟悉非常,很快传来起伏的呻吟,东方曦从後面捧著花香豔的巨腹有节凑地律动,花香豔陶醉地闭著眼睛,双手搭在东方曦抱著他肚子的手上,他们连续了很多次,都忙得汗水淋漓,一直做到戌时天都黑了,连晚饭也顾上没吃。奇怪的是,东方曦好像欲求不满,似乎不像是去过春望楼……可是那香气,花香豔伤心地在心里无奈摇头。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