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穿越小说 >

民国少女[穿书]+番外(上)作者:一碗叉烧

时间:2017-11-26 23:11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文案 苏梦萦一直认为自己穿到民国已经很倒霉了,好不容易长到十四岁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穿。书?! 而且自己还有个注定悲情收场被女主角虐心有虐身的未。婚。夫?! 呵呵,申请重新穿越一次(乖巧端坐) 不过这个和自己差了十岁的大龄未婚夫还算有点
文案
  苏梦萦一直认为自己穿到民国已经很倒霉了,好不容易长到十四岁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穿。书?!
  而且自己还有个注定悲情收场被女主角虐心有虐身的未。婚。夫?!
  呵呵,申请重新穿越一次(乖巧端坐)
  不过……这个和自己差了十岁的大龄未婚夫还算……有点良知?
  算了,自己就当个小助攻勉为其难的帮帮他吧╮(╯▽╰)╭
  苏梦萦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然而……
  这个世界有的时候真是特别的无理取闹。
  小神助攻·苏梦萦冷漠.JPG
  给诸位看官排雷:
  特1:用颜文字是我的习惯和爱好,我每篇文都有用,但在我眼里它是我剧情的一部分,可以用一个简单的符号来表达书中人物当时的一个表情,我觉得很有画面感。是我故事的一部分,所以我不会删除。我不滥用,只是需要它。我明明每篇文都在用,但偏偏只有这篇文被有些人说到这个问题,而且一定要我听取‘建议’,反复的重复翻来覆去的在未V章说到这个问题。所以我只好在文案上专做说明。我不接受任何用‘好意’来做绑架的事情。我每次好好解释只是我尽量做到有素质一点,但不代表是给了某些人脸。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不介意骂人。(2017-9-13)
  1.洁党、C党请回避。
  2.无文笔可言
  3.此文伪民国伪民国伪民国。架空文架空文架空文,所以麻烦别考据
  4.没习惯在言情里面加耽美,在我这里耽美就是耽美,言情就是言情,参合在一起我会觉得累。
  5.写文是一件很私人的事,能够一起走到最后的也无非是爱好和萌点相同的同好而已,所以如果真的不和部分人胃口,或者刚开始觉得还行,看到后面不喜欢了,弃文也是很正常的。但真的不要‘教导’、‘指导’我怎么写。毕竟这是我想写的故事,就是想要试着搞搞事情撒撒狗血,把自己想象的阐述出来给同样喜欢的人看的。另外:没有人会喜欢批评。如果有,TA多半在撒谎。所以不喜欢请点叉,勿喷。我们下篇有缘再见。(当然如果您憋着难受还是不解气,且负分能解决你的问题。请随意。只要别喷我就行了,我已经怕了。多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梦萦 ┃ 配角:宋意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北平曾经是北京的旧称,苏梦萦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民国时期,在老北京的北平城里度过了她的少女时代,有个倔强固执的私塾老爹,有长了双桃花眼的军痞舅舅,还有温润儒雅的管家二叔。但当年因苏爹对世家豪门的宋先生有过救命之恩,苏梦萦和宋家订婚后卷入了豪门的纠纷中,一些y-in谋也逐渐接踵而至。 本文是一篇以女主成长经历为主要基调的日常文,适合休闲时随意翻看,看女主在这个衣香鬓影的黄金时代如何一路行来。
 
 
第1章 啦啦啦
  “梦萦。”
  苏梦萦回首,站在原地等叫住自己的同班同学跑近,嘴角抿着笑意,配上总是显得有些无辜的小鹿眼和略带婴儿肥的脸颊,显得很是乖巧。她抱着书,笑看着跑到自己面前后,微微喘息的王静雅。
  嗯。不用照镜子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文静。
  ……嘿嘿嘿。
  “梦萦,学生会的白伊槿学姐他们明天要去街上抗议我军不给战俘人权的事,你去吗?”
  苏梦萦摇摇头,“我不去,你知道这些东西我向来不参加的。”
  “可是……”王静雅有些犹豫,她是裁缝的女儿,家里虽然过得去,但也是小户人家,加上因为家里人做生意的原因,从小就被教育‘以和为贵’,所以x_ing子比较软,到了学校后,在热情朝气的同学中间总有种跟不上的吃力感,直到苏梦萦到学校做了旁听生,才勉强觉得找到了同类,这一年多和苏梦萦的关系也极好就是了。
  她其实也不想去,但又担心不去会和班上的同学更加疏远。毕竟现在她就已经是只比苏梦萦自嘲为‘透明人物’略好一点的边缘人物。
  “我听说,王丝娜小姐的生日就快到了,到时候会不会因为我们没去所以不请咱们啊?”
  “唔……”苏梦萦想了想后不太确定的回答,“我记得……王丝娜小姐的生日才过不久?”
  “不是,上次是她给她的查理二世举办的生日宴会。”王静雅解释。
  “查理二世?”
  “就是她养的一条狗,听说很有来头的。”
  嗯。感觉昔日威名赫赫的英国国王棺材板快要按不住了。苏梦萦默默。
  但转念一想这个世界都和自己知道的那一个似乎历史上有很大不同,也就懒得去考虑这位‘是否存在过’的英皇陛下会不会气得从皇家坟墓里跳出来。
  “到时候她要是愿意请我……”苏梦萦想一想后笑眯眯,“我还是会认真的考虑的。”
  “那……你明天真的不去?”王静雅圆圆的脸都快皱出包子褶了。
  “不去。”苏梦萦笑眯眯但肯定的回答。
  “可是你不觉得那些战俘很可怜吗?”王静雅试图最后说服苏梦萦,“我听王丝娜小姐说,那些人除了要干非常重的苦力外,每天能吃的东西也很少很少。”
  “唔……”苏梦萦想了想后,认真的看着王静雅问,“那……静雅。他们是因为什么而要受这份罪呢?”
  王静雅愣了愣。
  苏梦萦不等对方回答,轻声,但清楚的说,“因为他们侵犯了我们的领土。杀害了我们的同胞,掠夺了他们的财产、生命,甚至是清白。这些,我还在家的时候就听见我爹还有舅舅们说起过。”
  顿了顿后苏梦萦轻笑,“……虽然已经是两年前的旧事,但也并不是我忘记前因的理由。所以……我实在做不到去给这么一群人争取什么人权和民主。”
  最后苏梦萦奇怪的又问,“静雅,他们之中有人饿死或者累死吗?”
  “似乎……没有听说……”苏梦萦今天的一番话有些颠覆王静雅长久以来对她的印象,所以在回答的时候,神情和语气都有点飘忽。
  “哦……”苏梦萦点点头,冲王静雅笑,乖巧斯文,“那我还是继续做好我身为一个学生的本质好了。”
  冲依旧在发愣的王静雅说,“我先回去啦,车夫估计都在等了,明天见。”
  “……明天见……”
  和王静雅道别后,苏梦萦借着用手按住斜跨书包的动作,按住小跑时微微飞舞的裙摆,虽然裙摆长至过膝,但苏梦萦依旧觉得奔跑的时候很不方便。这让她再一次的无比怀念可以穿热裤、牛仔裤的时候。
------分隔线----------------------------
推荐内容